內容簡介:
紅蓮和昌浩的初相遇、

彰子不為人知的心事、

晴明一生最深的羈絆……

最讓少陰迷敲碗渴求的番外篇!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珍藏海報



〈就是想那麼做〉

儘管安倍成親和弟弟昌親都已經是實力過人的陰陽師,他們還是為了無法超越爺爺晴明而感到苦惱。然而,就在今晚,那個在十二神將中最強鬥神身旁安睡的嬰兒,改變了一切……



〈那天,剪髮時〉

與異母姊妹交換身分的彰子剛住進昌浩家時,有一天,她要出門買東西,不放心的昌浩讓小怪陪伴同行,沒想到小怪卻因此聽到了彰子吐露的心聲……



〈這雙手與手指〉

活在沒有光亮的世界時,汐就喜歡用手觸摸各種事物,她也因此把那個最重要的人──玄武,深深記在心裡。然而,無論多接近她,玄武的身影也不會映入她的眼簾……



〈是約定?抑或詭辯?〉

昌浩的大嫂篤子作了一個夢,說不久後會再懷上第四個孩子,但成親聽了卻臉色陰沉,也不跟篤子說話。姪子們跑來向昌浩求助,他能夠看出這個奇怪的夢的寓意嗎?



〈終命之日〉

年輕時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有個獨一無二的好友榎岦齋。他出生時就被某個預言給緊緊束縛住,而且「件」的預言一定會成真。但即使痛苦,他還是持續對晴明付出關心,而他未來的命運又將會如何呢?



〈在狹縫間看見夢的軌跡〉

藤原敏次很羨慕晴明家三兄弟的好感情,他自己不久前才親手將哥哥送去那個世界。想要在夢裡看見後續的敏次,卻被突如其來的高音佔據聽覺,跌落界與界之間的狹縫。在那裡,他遇見了還是小男孩的自己,以及哥哥臨死前所作的夢的軌跡……

作者簡介: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這是一本番外短篇集。

並非我刻意安排,而是恰巧每個故事都有昌浩,但主角都不是他。

別有一番風味也不錯。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譯者簡介: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怪物血族》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內文試閱:
她經常作夢。

作小時候的夢。

夢裡有父親、母親、弟弟們,和很多的侍女。

為了讓烏黑的漂亮頭髮留到比身高還長,侍女每天都會用黃楊木梳子幫她仔細地梳理。

於是,秀髮隨著時光留長,如願以償地留到了比身高還長。

就這樣來到了十二歲的秋天。

父親道長似乎等不及她的頭髮再留長,就決定把她嫁入宮中了。



◆ ◆ ◆



張開眼睛,看到的是與夢中不一樣的椽子與橫梁。

「啊……」

彰子連眨好幾下眼睛,嘆了一口氣。

對了。

這裡不是之前熟悉的東三条府。

她坐起來,淡淡一笑。

很久不曾作以前的夢了,所以夢與現實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了。

她深吸一口氣,爬起來。

悄然無聲地打開木門,走到外廊。

眼前是太陽即將升起的天空。

「空木要是看到我只穿著一件單衣走出來,一定會大驚小怪……」

這麼喃喃自語的彰子瞇起了眼睛。

所有一切都跟住在東三条府時不一樣了。

起初,要跟上這些改變非常辛苦。現在,她覺得適應得差不多了。

但是,說不定只是自己這麼覺得,在這一家人的眼中,自己還是個不懂人情世故的孩子。

她經常這麼自我警惕,盡可以能減少自己不懂的事,慢慢一件件增加自己能做的事。

自從那個冬日以來,彰子就努力實踐這個想法。

頭髮沙沙搖晃。

她垂下視線看著髮梢。

原本比身高還要長的頭髮,現在大約只長到腳踝而已。

因為自從來到這個家,彰子就把頭髮剪短了一些。



家事差不多做完後,露樹拜託她去市場買東西。

到三条的市場並不是很遠。

剛開始,來回一趟會覺得很累,最近不再是什麼苦差事了。

這個家的主人安倍晴明,沒有進宮工作的義務。一如往常窩在房間裡,看著彰子看不太懂的書。

他的兒子吉昌準時出門了。身為天文博士的吉昌,擅長觀星。

有時,彰子晚上睡不著會走到外廊,吉昌察覺有動靜,就會沿著庭院走過來看看她,斷斷續續地告訴了她星星的名字、位置、依季節所產生的改變等等,講解得非常仔細。

彰子從小就喜歡在夜空閃爍的星星,所以對吉昌說的話很有興趣,總是聽得津津有味,現在已經可以自己找到指示方位的星星了。

這也是吉昌與彰子兩人之間的秘密,連昌浩都不知道。

不,晴明說不定知道。

因為他是當代最厲害的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這個人,是有許多傳說的老人。

天生具有超絕靈視能力的彰子,在懂事前就受到這個老人的保護。

昌浩是晴明最小的孫子,也就是吉昌和露樹夫婦的小兒子。

他們就是構成安倍家的家人。

除此之外,昌浩還有兩個哥哥,但彰子還沒見過他們。

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面,因為彰子隱瞞了身分。

每天都去陰陽寮當直丁的昌浩,今天好像要值夜班,所以下午才會出門。

彰子去買東西前,先去了昌浩的房間。

「昌浩,我可以進去嗎?」

先在木門前詢問的彰子,得到活力十足的回應。

「請進!」

昌浩坐在矮桌前,攤開書籍,寫著什麼,旁邊放著六壬式盤。

桌旁堆著十幾本彰子看不懂的漢文書籍。

沒事的時候,昌浩經常這樣努力修行。

白色小怪在昌浩的斜後方蜷成一團。

它是全身覆蓋著白毛的生物,身體約小狗或大貓的大小。仔細看,脖子有一圈勾玉般的突起,額頭還有花般的圖騰。

找遍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跟它同樣的生物。

「怎麼了?」

昌浩停下手,轉過頭。彰子對他淺淺一笑說:

「我要去市場買東西,你需要什麼嗎?」

昌浩頓時沉下了臉。

「買東西……一個人嗎?」

「是啊。」

已經去過很多次了,不用擔心會迷路。

昌浩繃著臉,在嘴裡唧唧咕咕,一副內心很糾結的樣子。

彰子微微偏著頭,心想他怎麼了?

繃著臉好一會的昌浩,抓住在斜後方蜷成一團的小怪的脖子,毫不費力地把它舉到半空中。

「哇?」

睡得昏昏沉沉的小怪,發出迷糊的叫聲。

張開的眼皮下,露出了融入夕陽般的鮮豔色彩。

彰子覺得清澄、熠熠生輝的色彩很漂亮,非常喜歡。

「把這東西帶去。」

「不要把我說成東西。」

小怪也馬上半瞇起眼睛,向同樣半瞇著眼睛的昌浩抗議。

昌浩不理它,把抓在半空中的它塞給了彰子。

「它很輕,坐在肩上也不重,必要時讓它自己走路就行了。」

「臭小子,說這什麼話……」

彰子苦笑著伸出雙手,接過低嚷的小怪。這時候拒絕,昌浩一定又會找其他十二神將來保護她。

儘管十分感激昌浩或神將們的關心,但如果無法一個人走到市場,恐怕也會為往後在這個家的生活造成許多麻煩吧。

露樹都是一個人去市場或任何地方,彰子必須做到跟她一樣。

總有一天,彰子會跟昌浩好好談這件事,現在她還在找機會。

「那麼,小怪,拜託你了。」

被彰子鄭重拜託的小怪,用前腳靈活地抓抓耳朵下方。

「真拿他沒轍。」

小怪的回應聽起來真的很無奈,昌浩悄悄瞪它一眼,被它看到了,它深深嘆了一口氣。



到三条要走很久。

小怪沒坐在彰子肩上,而是登登走在她旁邊。

彰子對它說坐在肩上沒關係,但它說這樣不好意思,回絕了。這是它的體貼方式,並不是討厭彰子。

彰子向來很用心,會仔細觀察他們的一舉手一投足,深入理解其中含意。

他們為她做的事,她都很開心。安倍家的人很不可思議,都可以看透彰子內心的奧秘。

彰子從他們那裡得到太多的喜悅、歡樂、滿足,所以彰子也想盡可能回報。

不過,距離理想還很遠。

小怪登登走路的模樣,會融化人心。長長的耳朵和尾巴,輕柔地搖晃著。

不由得展露微笑走向市場的彰子,耳朵傳入小怪淡淡然的聲音。

「妳……不寂寞嗎?」

彰子眨了眨眼睛。小怪直視前方,只管搖晃尾巴。

從它的聲音感覺不出沉重的味道。沒有很深的意思,像是突然想到就問了。

「為什麼會寂寞?」

彰子沒有回答,反過來問它。

小怪在昌浩身旁時,會找話跟彰子說,但是,昌浩不在時,幾乎不會主動跟彰子說話。

彰子看起來不舒服時,它會關心。看起來有煩惱時,它會去了解狀況。

但是,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行動。

那麼,在一起時,氣氛會不會尷尬呢?絕對不會。

因為小怪好像很擅長隱藏氣息,是好的意思的那種隱藏。

「東三条與這個家,所有一切都相差太遠了。而且……見不到家人,實在是……」

小怪緊緊蹙起雙眉。

彰子惆悵地微微一笑。

不能說謊。

「有時……我會夢見。」

夢見出生以來的十一年間。

夢見住在東三条府時的平淡日常生活景象。

離開後,就只剩下回憶了。想起來的,全部都是好事。

然而,實際上並不是只有那些好事。

她有很多弟妹,所以她與母親相處的時間,是所有孩子裡最短的一個。

身為皇后候選人的她,為了即將到來的這一天,接受過完整的必要知識和舉手投足的教育。

但這是她自己的願望嗎?絕對不是。

純粹是父親的命令。因為是命令,所以她遵從。她沒有否決命令的意志。

即便有那樣的意志,恐怕也說不出口。

生為藤原氏領導者的女兒,生活方式和宿命自然不同於其他家族的女兒。

所以,那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會思念……也或許會覺得寂寞……但真的只是偶爾。」

小怪甩甩耳朵,夕陽色的眼眸刻意不去看彰子。

「可是……這樣很好。」

小怪眨了一下眼睛。

被昌浩形容為夕陽顏色的眼眸,直直望著前方。

彰子很感激它這麼做,因為現在的自己一定是露出了不想讓安倍家的人看見的表情。

「畢竟不再思念、不再寂寞,就表示我已經忘了我的家人。」

記得才會思念;記得才會覺得寂寞。

因為想起來,心頭才會浮現那樣的情感。

當什麼也想不起來時,就沒有任何感覺了。

老實說,彰子不敢斷言絕對不會有那麼一天,她沒有這樣的自信。

過去會逐漸被美化,厭惡的事會從心中消失。

想起的都是充滿溫馨的情景,給人那之外的事彷彿都不存在的錯覺。

她的身分將會被隱藏一輩子。

萬一在什麼時候被揭穿,父親就會失勢,整個家族都會受到譴責,恐怕連安倍家的人都無法倖免。

代替她嫁入宮中的同父異母姊妹,也會被冠上欺君之罪。

她絕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在安倍家安頓下來後,她把頭髮剪短了一些。

把很多事隨著剪掉的頭髮一起拋開了。

現在,被溫柔的人們圍繞,她非常幸福。

真的很幸福,但她知道,這同時也是非常不幸的一件事。

但是,她不會告訴安倍家的人。

小怪甩了一下白色的尾巴。

它邊配合彰子的步伐,以比平時緩慢的腳步前進,邊悄然嘆息。

晴明當然早就看透了彰子這種複雜的心境。明明看透了,卻能裝成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不愧是隻狐狸。

吉昌一定也看出來了。他的四十年歲月,可不是白白度過的。

至於昌浩──

「要他看得那麼明白,恐怕還有難度……」

小怪在嘴裡唧咕。

他才出生十二年,正在成長中,要他理解這種事,似乎有點殘酷。

能理解到目前的程度,對他來說已經不容易了。或許有一天,他也能看得那麼明白,但恐怕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而彰子也竭盡所能不讓他看出來。

所以,小怪也會在回家的路上,把剛才聽到的話統統忘記。
展開內容
留言板
其他相關資訊
  • 贊助商廣告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聯絡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