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個關於孤獨的冷知識!

總有那麼些日子,我們覺得自己仿佛被世界拋棄,大千世界遼闊無垠,自己卻渺小如螻蟻。孤獨對我們的影響遠大於其他,對有些人來說,孤獨簡直是一個無限循環的怪圈,逃不出也跳不脫。而於某些動物而言,它甚至是致命的傷害。不過當你真正了解了孤獨,可能就不會那麼輕易被拖進這個深不見底的黑洞里。

10.地球上最孤獨的地方

當你想遠離塵世喧囂,擺脫任何人、任何事的困擾時,你當然可以深入荒山老林。但如果你想體驗徹底而絕對的孤獨呢?世界上最孤獨的地方在哪裡?

你會發現尼莫點(Point Nemo)——如果你能夠到達那兒——是一個可以遠離任何陸地生物的地方。它位於南太平洋上,在遠離南極海岸的馬赫島(Maher Island)、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附近的莫托努伊(Motu Nui)島以及北面荒無人煙的迪西島(Ducie Island)之間。此島以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法國作家,被譽為「科幻小說之父」)小說中的人物命名,發現于1992年,那時的衛星技術已經足夠先進,能夠準備繪製出尼莫點周圍的海岸線,並能標示出與所有這些海岸線等距離的點在何處。尼莫點(Point Nemo)距離以上提到的每個島都有2300公里(1450英里)遠,這使它成為地球上最孤獨的地方。

它是如此孤獨,孤獨到讓人懷疑是否從未有人去過那裡。實際上,直到19世紀40年代馬赫島被發現以前,一直都沒人去過那裡。要到達尼莫點(Point Nemo),毫無捷徑可走。即便你踏上了這段旅程,也將一無所獲。那裡甚至沒有燈塔,沒有浮標,有的只是無邊無盡的海水和肆意泛濫的孤寂。

9.感受孤獨vs.社交隔離

人類是群居動物,我們相互依靠,共同生存。這種對別人的習慣性依賴使得如何定義孤獨成為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表明,孤獨和社會隔離差別巨大。只有把孤獨放在人類交往頻繁這一大背景下審視,我們才會發現這是一種多麼主觀的感受。有的人離群索居,極少與家人接觸,但他們並不覺得孤獨;而有的人身處鬧市,經常與家人一起用餐,每日呼朋喚友,卻仍感到寂寞。

而放在老年人中考慮,這個問題又將變得更為複雜。調查者們試圖查明孤獨和社交隔離誰更具有潛在危險性,因而他們挑選了6500名52歲以上的老人進行觀察,並根據他們在未來12年內的死亡危險程度將其分類。研究者們最終得出結論:相較于孤獨,社交隔離更具有潛在危險性。當研究社交隔離時,研究者們甚至可以預測出受試者健康和福利模式,而這些內容在研究孤獨的報告中卻無從體現。該研究最終表明,即使你感到孤獨,維持正常的社交仍然是保證健康長壽所必須的。

8.懷鄉病

懷鄉病(或者我們文藝地稱之為鄉愁)也是一種孤獨,只是它比較特殊,我們只有在背井離鄉時才能感受。對一些人來說,鄉愁一旦泛濫,就如毒素蔓延,附骨蝕心。據估測,約有70%的離鄉者都或多或少會想家,其中的一小部分人甚至會陷入沮喪的深淵中無法自拔,只有得到了他人的幫助,他們才能慢慢走出陰影。而最嚴重的情況則是思鄉之人會無端恐慌、失眠、做噩夢甚至從令人不安的新環境中徹底抽離。懷鄉病絕對不是什麼新鮮事物。《荷馬史詩》的《奧德賽》(Homer』s Odyssey)篇里早已經描述過這種現象,但直到用其來描述瑞士戰士離開家鄉的孤寂以及對回家的渴望時,它才被正式命名。

17世紀時,人們認為懷鄉病是極其危險的疾病,如果置之不理就可能導致患者死亡。而此後主流觀點發生了改變。人們覺得想家是幼稚的行為:只有剛參加夏令營一星期的小學生才會如此。

所有這些都意味著我們不再談論懷鄉病了。除了它對我們真實的影響外,我們對它不甚了解。我們知道有些事物——事實上,任何事物——都可能觸發我們的思鄉情結,有時候我們用於減輕鄉愁的工具反而使思鄉之情更加泛濫。當你登錄臉書(Facebook)和家裡的朋友保持聯繫時,只會冷冷地提醒你你根本不在家的事實,你也無法走入任何一張照片里。如今我們也在思考,鄉愁是否從未遠離我們­——至少,沒有完全遠離。

7.社交替代假說

孤獨症以及它的應對方法是心理學領域眾所周知的難題,尚有待探索。就在最近,布法羅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uffalo)和邁阿密大學(Miami University)的研究者們開始研究一種被他們稱為社交替代假說(The Social Surrogacy Hypothesis)的理論。

這個理論大致是說對於那些渴望建立有意義社交關係的人來說,電視機扮演了一個替代者的角色。研究者們觀察人們何時去看他們喜愛的電視節目,在何種情況下他們會去看這些節目,他們怎樣評價這些節目和裡面的人物,以及他們現在的個人情感狀況(包括他們是否剛剛與親密的朋友或是其他任何重要的人產生爭執))是否會影響他們看節目時的反應。

他們發現,那些孤獨的人、自尊心受挫的人、剛剛與人爭執過的人所渴望的社會交往將被「准社會交往」( 「parasocial」 relationship)所替代。這是指我們與自己喜愛的電視角色之間發展起來的關係。我們由於太過關注他們的生活,並將自己置於其中,以至於我們的大腦將他們視為我們親密的朋友。我們會為他們擔心,我們會等著去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們把這些看做非常私人的事情。我們越孤單,這種聯繫就會越強烈,我們也越有可能因這種單方關係而滿足。

6.長毛象死於孤寂

當一個物種瀕臨滅絕時,最後的那批倖存者身上一定會發生一些令人心痛和震驚的事情,而最近人們發現,最後倖存的長毛象確實遭遇了這些不幸。

長毛象在逐漸走向滅絕的過程中,遭遇過兩次「人口」銳減,此後最後一批長毛象就在俄羅斯海岸附近的小島上生活。隨後的6000年間,這一小批長毛象就在這個地勢崎嶇的島上逐漸死去。由於這些長毛象的「人口結構」不夠多元化,他們不得不開始近親繁殖,最終導致了整個物種的滅亡。據估計,長毛象在經歷第二次「人口」銳減之後,除了在島上居住的300-1000頭外,大陸上的長毛象滅絕殆盡,此後長毛象的數量就再也沒能恢復。

隨著海平面的上升,使得長毛象居住的島嶼成了孤島,也切斷了它們與大陸上的兄弟姐妹們之間的聯繫,導致其孤獨地死亡。雖然長毛象在遭受第一次「人口」銳減后,又經過100,000年的時間,它們的數量曾經恢復過,但是與世隔絕和近親繁殖最終導致它們滅絕。直到現在,科學家們仍不能確定當時大陸的長毛象到底經歷了什麼事,但隨著長毛象完整基因組的發現,他們了解到了最後一批長毛象究竟近親繁殖到了何種地步。

5.孤獨會改變我們對無生命體的感受

達特茅斯學院的研究者發現,長時間的孤獨會改變我們看待無生命體的方式。當我們渴望與人接觸並進行社會交往時,我們與一些在線頭像、人臉娃娃等事物之間的關係就會發生微妙的變化。在這項研究中,研究者將一些合成的圖像(譯者注:玩具娃娃或者動畫之類的非人類物體與人臉結合出來的照片)給受試者看,最後發現越孤獨的人越容易把非人類物體當作一個真人描述出來。

這項研究還表明情緒會影響人們對人臉的識別能力。研究者讓參加測試的學生填寫了調查問卷,隨後研究者們基於調查結果,向這些學生反饋他們答案中暗示出的自身未來情況,但實際上,這些反饋信息是隨機安排的(學生們根本不知道)。研究發現,當一些學生被告知其未來會很孤獨時,他們會更想看到更多人的面孔。

這種反應可以用「恐怖谷」理論來解釋(恐怖谷理論,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的假設,當機器人與人類相像超過95%的時候,其與人類任何一點的差別都會非常顯眼)。通常情況下,我們看到太過逼真的動畫人物和機器人會覺得毛骨悚然、忐忑不安,但孤獨的人卻不會這樣,這些人工做的假面對他們來說更有吸引力。

4.觸電也好過15分鐘的寂寞

花一分鐘想象一下這樣的場景:你無事可做,無處可去,也無人可傾訴。你的任務就是坐在一個房間里思考,做白日夢也好,天馬行空地想象也好,什麼都好,只要它出現在你的腦海里就行。這聽起來很棒吧?但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和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心理學教授們做了11項系列研究,得出的結果令人驚訝。其實對大部分人來說,上述情景一點也不好玩,我們更願意做點別的事,即使唯一可做的事會使我們受傷。

研究者們選擇18歲到77歲之間的受試者為實驗對象,要求他們坐在一間屋子裡6到15分鐘。無論研究對象處於什麼年齡段,研究結果都十分相似:人們發現自己很難去思考,難以集中注意力,全身不舒服,度日如年,快要瘋掉了。那些被關在小屋裡的人,找不到使自己大腦愉悅放鬆的宣泄口,他們發現自己焦躁不安、心煩意亂,無法集中精力。即便當他們在自己家時,大部分人仍無法思考,只能聽聽音樂或者玩玩手機來麻痹自己。

使這一實驗變得更加戲劇性的是,受試者唯一得到的東西是一個按鈕,按壓這個按鈕就會觸電。儘管在實驗前,大部分人都信誓旦旦地說他們願意付錢來保證會遠離按鈕、避免觸電,但在實驗中,67%的男性和25%的女性都被無聊打敗了,他們發現體驗寂寞盤踞在他們心頭15分鐘的感覺,還不如讓自己觸電。

3.寂寞如疾病蔓延

迄今為止,我們已經看了太多有關僵屍入侵的電視節目和電影,知道它們會像傳染病一樣蔓延至全世界,孤獨也是如此。

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研究人員在探究孤獨究竟如何傳播后,發現就像細菌的傳播一樣,孤獨的傳播總是始於一場令人不快的遭遇。比如說你已經感到非常低落了,朋友又雪上加霜,來了句讓你不爽的評論,或者做了讓你不爽的事。如果在你心情好的時候,這根本不算什麼,你甚至根本就不會注意這些,但是你正好心情沮喪,這就像一記悶棍,直擊你的心臟,讓本就灰暗的心情更加暗淡。你回到家時,還對這件事耿耿於懷。這成了你心裡的一根刺,接下來,你本應該在下班后打電話叫你的朋友們出去喝一杯,但因為你無法忘卻這件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此時從你朋友的角度來看,就是你不再給他們打電話了。這會導致一段友誼破碎,並且使你的朋友陷入低落的情緒,就如當初你被朋友無意冒犯時一樣。

這聽起來很牽強?其實一點也不!孤獨的人總覺得會發生讓他們受傷的事,於是無意中又使自己感到更加孤獨,轉而流落到社會邊緣。在一項有5000名受試者參加的實驗中,研究人員對人們在特定的幾日中對孤獨的感受以及那些天他們的社交情況進行觀察,他們發現孤獨的傳染度為三度(審校注:例如醫學上,傳染病可以根據嚴重程度分為甲乙丙三類,傳染度越高,越容易傳播)。長期孤獨的人向他們的熟人傳播孤獨感,而這些人同樣會逐漸走向自己交際圈的邊緣,直到自己的整個關係網崩潰。

這項研究對精神病、抑鬱症和長期性孤獨症的治療有著現實意義。了解了社交圈如何影響人們彼此間的關係,就可以使人們在社交網路開始崩潰前、在孤獨導致他們陷入精神荒原前,更主動地去修補人際關係。

2.爽心美食能抵禦孤獨

你最喜歡的、每次過生日必點的美食是什麼?特別周年慶的晚宴時呢?還是你最喜歡媽媽知道你近況不佳時給你做的美食呢?「爽心美食」(comfort food)能叫這個名字是有原因的,人們發現光是在心裡想想它,就足以對我們的孤獨感產生極大的影響。

布法羅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uffalo)進行了一項研究,研究者們為了營造焦慮、悲傷和感到社會地位受威脅的感情基調,要求參與測試者都描寫某一次他們與愛人吵架時的情景。隨後,研究者又要求受試者寫一寫他們最喜歡的爽心美食,或是他們想要嘗試的某種新食物。隨後,在受試者被要求評估其孤獨程度時,那些選擇寫下爽心美食的人明顯沒有其他人那麼孤獨了。

而另一項研究中,學生們要先喝雞湯,然後補全缺失字母的單詞。那些喝了雞湯並把其視為一種爽心美食的學生,更傾向於拼寫出關於人際關係的單詞;而不把雞湯當作爽心美食(或者根本沒有喝雞湯)的學生拼出的單詞則與社交和人際關係沒什麼關聯。

這一切似乎都表明了,爽心美食對我們的情緒狀態有著深遠的影響,即使我們只是在心裡想了想而已。

1.孤獨者的大腦運作方式不同

人們已經發現,比沒有患長期性孤獨症的人,孤獨者的大腦明顯不太一樣。

芝加哥大學的研究者們針對一些在問卷調查中表示自己被社會孤立並感到孤獨的人進行了一項小規模的調查研究。研究發現,當這些人看到別人正在取悅自己、享受生活的圖片時,他們大腦中通常會對獎勵和愉悅作出反應的區域卻沒有什麼活動。研究人員還不確定,到底是這種大腦活動的缺乏導致了孤獨感,還是長期的社交孤立在某種程度上影響大腦做出反應,從而使他們更加孤寂。不過研究人員可以肯定的是這一發現可能成為一項重大突破——且這一發現來的再及時不過。據估計,隨著家庭規模越來越小,孤獨者的數量將會繼續上升。而真正了解我們大腦的運作方式,就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到那些為長期性孤獨症所苦的人。

人們還發現,孤獨會影響我們對低溫的反應。多倫多大學(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的一項研究發現,受試者在講述被一個團體孤立的場景時,感覺到的房間溫度通常比在談論他們參與其中時感覺到的溫度低很多。研究人員還進行了另一項實驗:讓一些受試者玩遊戲,而另一些人則被排除在外。這些沒參加遊戲的人在遊戲結束后更傾向於選擇熱飲。這就表明,我們端起一杯熱茶,一杯咖啡,或者我們最愛的雞湯時,是因為我們在被孤立時心裡感受到了一種不折不扣的寒冷。研究人員進一步闡述說,他們懷疑這種聯繫可能在我們的嬰兒時期就已經形成,因為在小寶寶看來,溫暖就意味著社交互動。

 翻譯/胖的無邊無際導語10 9;西瓜盪鞦韆7 8;隨遇而安6 5;小小xi3 4;忘添書1 2;

審校/落月  via listverse


---
資料來源:10 個關於孤獨的冷知識!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