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一代宗師 • 聶隱娘:一枝藤蔓上的花開兩朵





看《聶隱娘》,總令我忍不住想起《一代宗師》。

兩者的佳妙,如同一枝藤蔓上的花開兩朵,各有各美好,而本質上並無不同。它們所勾勒描繪的,是我們失落已久的古典之美,還有那些日漸疏遠的意境與氣韻。

有些東西,無論過了幾千年,都不該丟棄的。




【道 心】

師父告訴隱娘:汝今劍術已成,而道心未堅。

忠僕勸說宮二:姑娘要想好,奉了道,一輩子回不了頭。

「道」是什麼?言語極難描述。

老子在《道德經》中講,道是「天地之始,萬物之母」。道誕于萬物之前,如果能夠將之具象化,也就不是永恆的「道」了。

世上的「道」有千千萬萬種,但萬變不離其宗,每種「道」都有自己的精、氣、神,都有對於承諾的執著。




《一代宗師》中,宮寶田的「道」是「南拳北傳」,認為武學重在融合傳承;葉問的「道」是「千拳歸一路」,認為武學天下大同;馬三的「道」是「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認為大丈夫就應相時而動;而宮二卻選擇奉了「獨行道」復仇,從此「只看眼前路,不問身後身」。




反觀《聶隱娘》,嘉誠公主和嘉信公主雖為同胞姊妹,秉承的卻是完全兩種不同的「道」,前者懷柔,後者激進。

在嘉信公主「劍道無親」的鐵血教誨下長大的聶隱娘,本來註定要成為「殺一獨夫可救千百人」的刺客。




所謂「道心」,所謂試煉,不過是要馭使她走上一條永無回頭的暗黑之路,然而隱娘面對複雜情勢,終能掙脫束縛,重拾真我,回歸光明之路上來。




天道地道,人道劍道,每個人都要面對抉擇。

面對家仇,宮二先生不顧眾多長輩制止,傲然拂袖而去,「我才是天意!」

面對國恨,聶隱娘向嘉信公主拜別,飄然轉身下山,「弟子不殺。」

她們選擇了不同的路,但都遵從了自己的內心,結局無論悲喜,終究是痛快的。

我自求我道。




【時 勢】


《一代宗師》中宮寶田慨嘆:人活一世,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

寥寥數語,背後隱去的是一個大時代的故事。宮寶田與丁連山這對同門師兄弟,一個成了面子,坐宗師之位,行江湖之禮,開宗立派,萬人敬仰;一個成了裡子,辦刺殺之事,踏逃亡之旅,藏匿市井,隱姓埋名。




丁連山離開東北是1905年。那年歷史上有件大事,就是「北方暗殺團」的吳樾行刺五大臣。梁啟超說,那個年代是暗殺年代。推翻滿清的手段一明一暗,一種是以共和來推進,一種就是最激烈的暗殺。

丁連山擊殺日本浪人薄無鬼之前,曾告訴宮寶田:「此後你我便有如衣服,爾為一表,我為一里。」




《聶隱娘》鎖定中晚唐背景,這個由盛到衰的劇變時代,統一中央集權走向藩鎮分裂割據。為維繫朝廷久安,嘉誠公主和嘉信公主這對雙胞姊妹,從此互為「面子」和「裡子」。嘉誠公主下嫁魏博,奉行懷柔,保得二十年不見兵戎;嘉信公主卻深恨獨夫,篤信行刺,向藩鎮大僚們痛下殺手,毫不留情。



丁連山說:彼日出手殺薄無鬼,我便墮入了鬼道。

嘉信公主說:劍道無親,不與聖人同憂。

時也,命也。身為刺客,言行再如何冷酷桀驁,心中都是孤苦的,但時勢使然,不得不為。



【同 類】


「青鸞舞鏡」是凄美孤絕的典故,但真正的「青鸞」並不是聶隱娘,而是嘉誠公主。




神話中,青鸞為西王母神鳥,擔當信使之責,這與嘉誠公主下嫁藩鎮寓意暗合。公主下嫁后辭遣婢僕,還予玉帛,從此與京師隔岸相望。直至皇族連崩,她大慟咯血,珠碎玉斷,連同京師移來的上百株白牡丹一夕之間全部枯萎,竟是「悲鳴終宵,奮舞而絕」的重現。




隱娘不是青鸞,她是高高棲於神木林之巔的鳳凰。田季安憶童年也說她「像鳳凰」。劇本中,少年窈七一身緋衣,盪鞦韆到半天高,一翻身脫手上了樹梢,如同浴火的鳳凰振翅飛舞。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片尾磨鏡少年迎上去時,隱娘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這就是鳳凰比之青鸞的幸運,它們終會尋見同類。




《一代宗師》中,宮二先生也是一個人,沒有同類。雖有「一約既訂,萬山無阻」,但「葉底藏花」終究只得一度。




宮二曾以為葉問是同類,但對方最後卻道出「你我之間本來就沒有恩怨」,她怔忡無言,黯然落淚,眼中最後一點光亮熄滅了。




孤鸞獨舞,莫若鳳凰於飛。「見類則鳴」,于宮二隻剩下一扇門的時間,但隱娘的結局很好,上路遠去時,她連背影都是歡喜的。

侯孝賢與王家衛兩位導演所打造的美學境界,雖不能至,至少也應心嚮往之。奈何當今所謂的主流審美,口味已偏離到不敢恭維。

鸞鳥鳳凰,日以遠兮;燕雀烏鵲,巢堂壇兮。



【故 鄉】


當年初次看到《一代宗師》中的東北,驚嘆無以復加。難為王家衛在今時今日,還能拍出如此北國風光,清澈到不染一絲煙火。




不知當時的東北,是否真有如此純凈凜冽之美?而我的童年記憶中,東北的一座座工業城市早已開始頹敗變灰。

當看到一身黑色貂裘的宮二先生,站在冰封雪蓋的大河岸上凝視遠方時,那一瞬竟似乎透過她的眼,瞧見了故鄉的本來模樣,險些落淚。




「人不辭路,虎不辭山。這些年來,咱們都是他鄉之人……」遠在香港的宮二先生,寧可活在年少的回憶里。那裡琉璃世界冰雕玉砌,大小姐宮若梅容顏姣好,神情歡悅,八卦掌掌風起處,冰凌散落,雪塵紛飛。




聶隱娘呢,她的故鄉何在?

從前也許是魏博,在青梅竹馬的戀人背棄諾言之前,在從小視若神明的嘉誠公主為政治犧牲她的未來之前。





歸來后,父母對她疏離畏懼,她對父母默然無語。師父教她斬絕人倫,她卻天性純良不願遵循。在幾度旁觀介入魏博的殺戮、權謀和背叛之後,她選擇放下所有令人沉重的愛與恨。一行人上路離開,步履坦然輕快。




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

魏博於她,已再無留戀。雖然護送磨鏡少年是場遠行,要經新羅再去東瀛,但那不是背井離鄉。蘇東坡說:此心安處是吾鄉。

唐傳奇結尾稱「自此無復有人見隱娘矣」……喜歡,隱得徹底。

甚麼他鄉故鄉,到底是江湖相忘。





來源:春田花花幼稚園




喜歡?那就長按下面的二維碼。八卦、吐槽、福利,一朝關注日日HIGH!


---
資料來源:【光影】一代宗師 • 聶隱娘:一枝藤蔓上的花開兩朵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