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語丨一個女孩要怎樣才算得上精緻?

喜歡這篇小文,分享給你的朋友吧,喜歡我們,請點擊標題下my little life。我們常來常往哈


知乎提問:一個女孩要怎樣才算得上精緻?

作為一個糙了十八年的女漢子,因為一些小事突然有了改頭換面的衝動,一個女孩子究竟要做到什麼樣子,才能稱得上是精緻?


知友@緋簾夜

看《爸爸去哪兒2》時有個細節印象很深。節目組邀請幾位媽媽來到拍攝地悄悄為爸爸和孩子們做一頓飯。曹格的妻子做完飯後,出門摘了幾片樹葉,捲起來用牙籤一插,就成了別緻的筷托。


這一瞬間,我就覺得她一定是生活很精緻的人,在環境不算好的地方依然能找到點綴生活的辦法。


就是這個筷托啦~


..........


知友@王諾諾

有一次我乘飛機。旁邊坐了個女孩兒,絲襪筒裙高跟鞋,雙頰一層細膩的粉,嘴唇一抹亮麗的紅。飛7,8個小時以上,我就恨不得穿睡褲上去。遇到這種帶全妝長途飛行的主,不由好生覺得她有病。


飛機進入平流層,她換了棉拖鞋,掏出一個大號化妝包,卸妝水,面膜,眼罩,旅行牙刷牙膏一字排開。剛飛上去沒人用廁所,她進去把臉上妝卸乾淨了,回座位餐點剛好到。吃完飯敷補水面膜,再去洗漱乾淨。最後戴一片薰衣草味的發熱一次性眼罩,找空姐要了一杯水,吞了顆大概褪黑素類的東西,睡了。


不知道是累了還是藥物作用,飛機顛簸嬰兒哭鬧,她一路酣睡(是的我都醒的)。起床去廁所,回來妝又上好了,睫毛根根樹立,眼線稜角分明。這樣一趟下來,她頭髮一絲不亂,妝容一分未花。光芒萬丈,神采奕奕。


憑這種嫻熟的流程和精緻的細節猜測,她是白領麗人早已出差成性,或者千里會情郎不惜折騰。


飛機入港,停穩。拿出手機,貼面說:


「媽,我一會兒就到家了。」


我拖雪地靴穿肥大的sweatpants在旁杵著,忽然覺得她好精緻。


..........


知友@柳如嫿

林黛玉便回頭叫紫鵑道:「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紗屜,看那大燕子回來,把帘子放下來,拿獅子倚住,燒了香就把爐罩上。」


..........


知友@JingJing

精緻其實一點都不難,難的是保護你的精緻。


若單說外表的精緻, 富商的"女朋友們"一定讓人無可挑剔。用什麼牌子的餐巾紙,喝什麼牌子的水,什麼內衣最舒服,哪裡的美體SPA最上檔次,這種層次的精緻,隨便一個人放在那環境里,不用一年時間學個十足十。


只可惜,這世界不像看上去的那麼溫情脈脈,對於精緻的東西,人們可不是遠觀,欣賞就知足的,他們想要佔有,消費,褻玩,甚至毀滅。


學校里美麗的女孩子,若是學習不好,一定逃不掉關於她操守的各種謠言,哪怕她連男生的手都沒拉過。社會上美麗富裕,卻無匹配工作收入的女孩,自然的也會被扣上二奶的帽子。


奶茶妹與強子哥的愛情讓奶茶妹飽受詬病,但早年強子追求某京的時候,還要被笑一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你看,這社會哪裡是看臉,臉只是消遣,說到底,還是要看實力。


空有外表精緻,卻無匹配實力去支撐強大內心,精緻就變了劣勢而不是優勢——長相普通的人沒內涵頂多是缺少關注生活平淡,而美女若是沒內涵,想泯然眾人都是奢望,必須要被吊在「花瓶」的恥辱柱上,被道學家批判,被路人指指點點,以凸顯出他們自己的「高尚與內涵」。


屬於"永遠的尹雪艷"的時代早就過去了,再漂亮的指甲,再精緻的女人,要是不能在殘酷的職場上一巴掌把對手扇下去,等待你的將只剩下金絲鳥的牢籠。


所以啊,十八歲的你,真的不必急著精緻,其他人告訴你的什麼指甲乾淨內衣合體,什麼善待自己歲月靜好,都只是表象,想想五六年後,你走向這個殘酷社會的時候,哪種能力能讓你不跌倒,哪種能力能讓你所向披靡,哪種能力能讓那些嫉妒你的人都閉嘴,哪種能力能讓你不用仰人鼻息靠臉吃飯,這些,才是你真正需要提高和積累的。在沒有強大的實力保護脆弱的精緻之前,過早的美麗帶給你的將是覬覦多過保護,捧殺多過欣賞。


寫在6.5k贊之後:


一些評論說本文迴避了真正的問題,並且把精緻限於外表。其實恰恰相反,我之所以寫下這個答案,是因為對這個問題下面其他所有的回答都非常的不認可。無論是講述民國閨秀的還是講述明星太太的,或者羅列一堆妝容和衛生習慣的,都把精緻限於了生活瑣事的層面。即使某些答案在篇頭就強調「精緻不應僅限於外在」,但之後的內容寫了一堆,還是沒指出什麼叫內在的精緻。


什麼才是內在的精緻?是把傷口縫的一絲不苟的醫生,是幾萬個數字的報表毫無遺漏的會計師,是職業生涯中從未犯錯的建築師。


做任何事情,一次不出錯容易,長久的不出錯太難,「不出錯」的能力才是真正需要長時間的培養和磨練。至於那些生活上的小姐做派,其實只是他們閑時的消遣,累時的矯情,非要當真上升到品質的層次,未免看錯了事情的本質。


真正的精緻,就是在任何重要的事情上都能做到不出錯。這樣的人,我生活中見過的寥寥無幾,但每一個,都稱得上成功人士了。


..........


知友@李遙岑

陳丹燕為老上海永安百貨的四小姐郭婉瑩(戴西)寫過一本傳記《上海的金枝玉葉》郭家的孩子和宋家的孩子從小就是玩伴,戴西和宋慶齡宋美齡畢業於同一所貴族女校,在燕京大學讀書時最好的朋友是康有為的外孫女。


在她50歲之前的生活,可以稱之為富足奢華。戴西家裡是「清一色的福州紅木,擦得雪亮,銀器和水晶器械是一大櫃一大櫃的,沙發又大又軟,坐進去好像掉進了雲端里。聖誕樹高到了天花板,廚子做的福州菜最好吃,她做的冰淇淋,上面有核桃屑。」


而這些銀器和水晶的精緻,並不足以代表一個人的精緻。


戴西的精緻,是任何困苦際遇也顛撲不破的精緻。


她50歲時,丈夫被划為右派並死於獄中,父母丈夫的棺材骨灰全部被毀,整個家族落入深淵。


文革中她不得不去剝大白菜,刷洗馬桶、干農活,直到十指變形。


她被趕出大宅子搬到7平米的亭子間里居住,但她依然會在黑暗狹窄的樓道里用煤球爐子和鋁飯盒蒸聖彼得堡風味的蛋糕,用搪瓷缸喝下午茶。


康同壁(康有為次女)在戴西讀大學時就告訴她:「要是有一天你們沒有烤箱了,也要會用鐵絲烤出一樣脆的吐司出來。」


當肯尼迪的遺孀想探知她的勞改情況時,她說:「勞動有利於我保持體形,不在那時急劇發胖。」


她90歲去世,留下遺囑把遺體捐獻給紅十字會,不留骨灰。


無論世事如何黯淡,在困境中依然能保持著高貴樂觀的品性,這個女人走完了她精緻的一生。


「有忍有仁,大家閨秀猶在。


花開花落,金枝玉葉不敗。」——戴西的輓聯


..........


知友@傅紅雪

和我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我每天早晚陪她一起刷牙十分鐘。看她邊刷牙邊沖我笑的樣子,我覺得她活得很認真。


做飯的時候,我掌勺,她的刀工遠比我強。我看著她把長發綰到背後,埋頭切菜的樣子,我覺得她做事很認真。


她幾乎從不化妝。但必然看起來整潔舒適。


好像一談起女孩子精緻就要講如何化妝如何保持優雅,男人和女人的精緻沒有那麼不同。活得認真的人都挺精緻的。用心做一件事,都會做得精緻。代碼寫得漂亮,不比化妝畫得好來得粗糙。


..........


知友@KyreneR

精緻這個話題,一千個人有一千種看法。對我而言,精緻就是六個字:「能講究,能將就」。


成長的過程中,對很多關於「精緻」方面的認知也大多來自母親。我媽是個醫生,可能也有職業的關係非常注重整潔,家裡從來都是一塵不染,手指甲永遠乾乾淨淨。她愛時尚,喜歡買很多衣服,會給我也買。我從小到大穿著人所謂的「名牌」,我家雖然裝修不豪華,但是朋友第一次來我家都會感嘆我家的舒適和嶄新(其實我家已經住了十多年了,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搬進來的)。我媽愛看書,愛寫作,做瑜伽,注重保養,吃健康有機新鮮的食物,雖然她也難免有一些程度上落入「世俗」,比如說有時候會「攀比」(總是拿別人家的孩子成績說事QAQ)。她可能就是大家認為所謂「精緻」的女人。自立,大方得體,有氣質,為人處事睿智又細心。


但是我從小就受父母雙方的性格碰撞影響,成就了一個「奇怪」的價值觀。我有著我爸那樣一顆「浪蕩不羈愛自由」的心,不拘小節,膽大,有時候有點「反社交」,對物質追求沒有多大的興趣,卻發展了很多有趣的興趣愛好;同樣也在我媽的影響和教導下,自小學鋼琴書法,熱愛閱讀,注重生活品質,在長輩們面前顯得比較早熟,觀察人很細緻,會看人眼色說話,etc。我就是一個如此怪異的矛盾體,也隨著我的長大,到之後的出國,感覺這樣的碰撞更大了。身邊確實有很多追求物質生活,從頭到腳都很精緻的女生朋友,同時也有朋友,特別是好多美國人,他們都更注重精神上的滿足,他們也許穿著普通,但是生活豐富,家庭美滿,有信仰,有使命感。


這些價值觀沒有孰對孰錯,追求物質生活和追求精神生活上沒有本質的衝突。對我而言,我想做一個注重精神生活而降低我對物質的標準,但是,我做不到。看到時尚雜誌上新出的包我還是想買,看到好多新出的高科技產品還是想試,買衣服物品的時候還是非常注重品質。每天敷面膜泡腳,點香薰解壓,從頭到腳進行保養,喝下午茶,不熬夜,每天吃早餐。但是同時,我覺得自己也磨練出在簡陋、生活不如意、身邊環境不允許的情況下,極大的抗壓力和適應能力。我在中餐館打工時可以一次性端四五碗湯麵;我可以和朋友road trip一路睡睡袋和露營,跋山涉水只為拍一張滿意的照片;大雪封城的時候用家裡僅存的雞蛋和面變出三四道菜。


曾經看到過一篇文章說一些民國時期的名媛,她們美麗多姿,家庭顯赫,受過最好的教育,有主見有思想;後來因為文革家道中落,雖然清貧但一樣精緻,心態年輕,為人善良,樂觀向上,打扮依然清秀,素質教養不因貧窮而減弱絲毫。這樣的女人在我眼中才是最精緻的。


不恃寵而驕,有素養,熱愛生活,也愛自己,能講究。


不被貧困和逆境影響,不被生活打敗,樂觀,堅持自我,能將就。


..........


知友@粒粒力

說起精緻的女性,想起幾個人和幾個故事。


同學A

那時候的A,全世界的矛盾、尖銳和批評仿佛都聚焦在她身上。學生時代,A原本該是聚光燈下最燦爛的女生:優異的成績、良好的家教、姣好的面容和老師的青睞。可是,校園裡的輿論傳言能有多可怕呢,可怕到短短一段時間后,陌生人僅是聽見她的名字就避而遠之,男生唾棄她,女生對她不屑一顧。好像是失去了整個世界。


無論旁人如何議論,與她四目對視時,她依舊是笑著、對人處事依舊是驕傲有原則、對待老師家長依舊是有禮貌、依舊是有著好成績。哪怕輿論可怕到,她在小賣部買牛奶,兩米遠的人群正風風火火地大聲謾罵和嘲諷她。同在一個屋檐下的我,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她和老闆的對話。她對店老闆說:「沒事不用麻煩你上樓,給我拿外面的就好,我暖水袋捂一會就熱了,天氣這麼冷熱的留給別人吧。」


當時整個人愣在那好一會,確保自己沒聽錯………


大概精緻是:全世界都拋棄了你,以你為敵,你卻依舊用善意擁抱世界。自愛且慎獨。


路人B

B是去年我採訪過的對象之一。小商販、低保戶、住拆遷平房、老伴病重、兒女在外打工,兄弟姐妹失散,這些短語在她身上通通都適用。與她交談之前,我試圖想象著她的日常生活,揣測著她對生活和未來的那份絕望。採訪結束后,她領我到距離她攤鋪不過五米的家裡參觀。雖家徒四壁,卻收拾得整整潔潔。角落的木桌,一隻桌腿已經斷了,勉強墊了很厚的報紙以維持桌面平衡。桌面上有幾隻梔子花,以至於整個房間都氤氳著花香。


大概精緻是:在有限的經濟條件下,也能追求可實現的體面與生活品質,用相對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操持家庭。


朋友C

外出上課時與C姑娘同住一個酒店,閑時受邀與其他兩個朋友到她房間聊天。我最先到C姑娘的房間,看到桌上有她還沒收拾好的有一個玻璃盤,盤中盛著哈密瓜塊和一把小巧精美的水果叉。問C姑娘這是不是酒店配備的,C說不是,是自己去超市買的。正思量著要不要問問原因,C姑娘說道:哎一個人在外面嘛還是得活得有個人樣,這樣就像在家裡一樣,更舒服些,再說了每天都得吃水果呢。


我也吃水果呢,我在家也用叉子呢,可是想起自己房間的牙籤,不禁汗顏……


大概精緻是:不是為了讓別人看到,而是為了自己愉悅而精緻。


精緻似乎沒有唯一正確的狹義定義。在家時,精緻或許是保持房間的整潔;上學時,精緻或許是把新書的邊邊角角用包裝紙包得平平整整;工作后,精緻或許是精準有效率地完成工作、得體地處理好辦公室關係。不同的是,ABC對精緻生活的定義;相同的是,她們都熱愛著生活,且不斷追逐。


來源:知乎

▼點擊閱讀原文 最美芭蕾丨《巴赫的最後一天》


My little lifeID:mylittlelife2014微信第一輕熟女社區,談理想話家常,有香氣有靈魂。是永遠年輕的心態 ,是逐漸成熟的閱歷。


---
資料來源:私語丨一個女孩要怎樣才算得上精緻?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