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靜TED演講:我曾歷經磨難,最後獲得重生

情感醫生潘幸知(微信:sharpshow),幫你提高戀愛和婚姻情商。

幸知在線情感咨詢師,24小時貼身陪護。請添加微信號pxzline2015進行付費預約。幫你疏導情緒,專業、高效、分步驟的解決情感問題,重建婚戀關係。


以下視頻來自伊能靜在TEDxWomen上的演講↓


- 演講全文 -

作者:伊能靜 來源:TEDxWomen北京

我在7年前回到了單身,結束了我22年的婚姻。任何一個女人從18歲到40歲,22年的婚姻,當她決定要放手的時候,那一定不是一個衝動的,或者是一個輕率的決定。對於很多人來講,如果她結束一段婚姻跟感情,她們所要做的,就是努力去做各自的生活。


但是對於公眾人物來說,即便這個事情已經過去7年,它依然會不斷的在我的生活里,被一些自以為是上帝一樣,拿著道德踏罰的人不斷地鞭打著我。




我記得剛開始恢復單身的那一年,我暴瘦,我吃不下,我睡不著。那就好像每一天早上起來都有一個人打你一巴掌說,你是不是這種人,你是不是這種人。我看著報紙,我看著網路,我看著電視。我每天都被打被打被打。當我一開始被打的時候,我說: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但是當我被打了300多下以後,我被打暈了。終於最後,我再被用力地打一次說,你是不是我們說的那種女人的時候,我終於點頭說:是,我是。




然後我去看心理醫生,我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的心理醫生看到我跟我說:Annie你要睡覺,睡飽了才有力量去抗爭。他給我了我安眠藥,跟我說,不要吃太多,不要一下子吃完。我拿著那個安眠藥,晚上回到家裡,我放在床頭。我躺下來,等待睡眠來臨。但就像每一個無數的夜晚一樣,我躺在那裡,我就是睡不著。各種自責內疚,覺得自己人生很失敗,所有一切一切都浮現在我的腦子裡。網路裡面那些暴力的聲音,說你這樣的女人不應該得到幸福,你這種媽媽,世界上最自私的媽媽。所有的聲音都到我的身體里。


那很像我小時候一個經驗,因為我是來自於單親家庭,我爸爸很早就離開我。那個經驗是,我母親在我成長的無數歲月里都會提到的一句話:「如果沒有你。如果沒有你,媽媽可能就會過得好一點。但是爸爸走了,媽媽一個人帶著你們七個孩子。」


我是家裡的老七。從小我就有一個罪惡感,我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上。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讓媽媽受苦。而當一個婚姻結束的時候,我所面對的,不僅僅是這個婚姻的問題。它甚至回到了我的童年,我開始質疑自己存在的價值。


看著那個安眠藥我在想,我什麼時候變成一個需要靠安眠藥來睡覺的孩子。小時候我非常樂觀非常堅強,我也一樣14歲就出來洗盤子,我養家,我從來沒有出賣過我自己的靈魂,我甚至不應酬。我的每一份工作都靠我的雙手掙來。我做錯了什麼?就因為我不該被帶到這個世界上來?這是我的選擇嗎?我有選擇什麼嗎?我的母親告訴我說,這輩子你嫁一個好男人你就會幸福了,你別像媽媽一樣。好,我努力了,我全力以赴了22年,我決定放手。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當我看著那個安眠藥,我一直一直在問問題,我終於崩潰,我終於被打敗了。我說我是,我就是那種人,我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我是多餘的。我,做錯了所有事情,我搞砸了我的人生,我搞砸了一切。我把所有人羡慕的幸福推到了外面,我活該。我拿著那安眠藥,我準備要吞下去,我所有的眼淚一直在留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那個聲音說,去,去尋找答案,去找到你是誰。然後我停了下來,我把安眠藥放在床頭,我閉上眼睛。我想再一次聽那個聲音,但是我沒有聽見。但是那個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裡。去,去找答案,去找到你是誰,你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上。




我一直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更高的智慧,它在我遇到磨難的時候,它會來指引我,它會給我智慧,給我慈愛,讓我對自己寬容。於是我決定要去印度,到印度去接近所謂這個更大的力量。


那個時候我正好在做達人秀。當我跟達人秀的主辦方說我要去印度不做達人秀的時候他們都瘋了。「你要放棄一個全國收視率最高的節目,然後去印度念書? 有這麼嚴重么?」然後,周立波跟我說:「小伊,你不用去了,波波就是你人生最好的心靈導師。聽波波的就對了。」然後高曉松說:「小靜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們女孩兒就這點事兒,喝個大酒吃點蛇肉,醉一頓就過去了。」


但是我還是要去印度,我記得我到印度出發的那天,我記錄了下來。




這是2011年1月17號, 零點27分,我從瀋陽出發,那時候我在瀋陽做最後一場商演。瀋陽當時是零下30度,非常得冷,即便你穿了羽絨服你都沒有辦法站在外面,太冷太冷了,漫天的大雪,飛機的跑道要靠沖水才能把那些雪融化。然後,我從瀋陽轉機到了上海。當時的上海零度,非常冷,但是不要穿那麼厚的羽絨服。我把羽絨服脫掉,拿在手上,剩下一件毛衣。


然後我再轉機到新加坡。到了新加坡之後居然24度了,在同一天里。從零下30度到24度,我脫下我的毛衣,剩下那件小外套。最後我到了印度清邁,那是一個完全的盛夏, 一個超熱的夏天, 整個機場充滿了嘈雜聲,所有人穿了極少的衣服,有些男人他們沒有穿上衣。然後我看著我自己抱著羽絨服、毛衣,一堆衣服在手上。我終於把那個外套也脫掉,剩下一件小小的背心。


我當時感覺就像一個喪禮,一個徵兆,它好像在告訴我:ok,可以脫下那一切的東西了,現在不冷了,親愛的愛孩子,放下它。於是我把我那件很貴的名牌羽絨衣,穿了很多年的,放在了印度機場的垃圾桶上面,跟它告別。從現在開始,所有我不需要的東西我都不要帶在我的身上,我要簡化我的人生,我把它放走。



我們在印度上課的第一天,叫做重生課程。老師幫助我們回到母親產道里的經驗。然後老師會問每一個人,這個經驗的感受。我告訴老師我的感受是憤怒,還有我一度想要傷害自己。在這個黑暗的狀態里我想要打我自己。我們的老師只有18歲,但他從小把自己侍奉給了這個更大的力量。我們姑之稱它為信仰,或者是神,或者是佛。然後我的老師說:「Annie,你的媽媽不想生你。我當時整個愣住了。然後他說:去,打電話給你母親,問她,為什麼?」


這個在我心裡不斷不斷出現,「我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應該來到的。」這個聲音,在這個時候,被印度的老師在第一天就告訴了我。我說我不打這個電話,老師說,那你就退學吧,學費是不會退給你的。然後我就在第二天上課的前夕,因為有時差,我打了電話給我母親。


我跟我媽媽從小就很疏離,因為我很小就出來工作,所以我是一直賺錢養家的那個人。我是家裡的第7個孩子,在我出生之後我父親就離開我們,因為我不是個兒子,我們家7個都是女孩。我父親是個軍人,他從山東到了台灣,他認為他將來要回家鄉一定要帶一個兒子。所以當他發現我是女兒,我媽媽不能再生的時候,他就離開我們。所以我當時發誓我要當家裡的長子,我要讓我爸爸知道,這個女兒跟兒子一樣強。我一直在證明這件事情。


所以當我打電話給我媽媽的時候,我說:媽,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跟爸爸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是我第一次跟我母親這麼親近的說話,因為我很早就離家了。然後我媽媽,一向像中國傳統婦女那個沉默的母親就開始說:「是我不好,是我不對,我生不出兒子來。然後呢,爸爸離開了,爸爸是對的。」就這樣。「我沒給你爸爸生一個兒子。」


你們都知道在中國,女人至高無上的讚美就叫為家庭犧牲奉獻。只要這個女人為家庭犧牲,了不起。而在中國的父權社會當中,從皇帝時代開始,生不出兒子的皇后、女人、妃子,都可以刺死。我們可以把這個女人弔死只因為她生不出一個兒子來。我媽媽把她生不出兒子的罪惡感交給了我,我進入一個家庭之後,我又把這個罪惡感帶給了我的下一代,這種輪迴到底要多久。


我媽媽最後跟我說了一個故事,她在我很大以後,拿了當時的30萬台幣要去買我爸爸在外面生的一個兒子。當她敲了那個女人的門,那個女人把門打開抱著那個孩子的時候,那個女人跟我媽媽說:「你生不出兒子來你就別想了吧。」就像你們看到的電視劇,我媽媽帶著愧疚感回家,哭了一個晚上。


可怕的攻擊不是來自於父權社會建立的這個信仰,而是來自於女人對女人自己的懲罰。女人自己會攻擊女人說你生不出兒子,你今天沒有為家庭犧牲奉獻。你伊能靜憑什麼這麼自私,你憑什麼40幾歲還能找到一個小10歲的男朋友,你憑什麼?你帶壞了所有的女人。


但我就是要跳出這個時代。在我離開學校的時候,老師問了我一個問題,她說Annie你要成為一個什麼樣quality的人?


Quality?對!我說,哦,我回去要寫書。他說,不,那是一個行為,是一個action,quality!我說like what? 像什麼?Ok,kindness 慈悲善良, courage勇氣,智慧……我說OK,我要,我要智慧善良跟勇氣。老師告訴我最後一句話,他說,OK,be this, don』t do it。成為她, 成為善良智慧勇氣的本身,而不是為這個去做什麼。


不久前我接到TED的邀請,我告訴我的兒子。我說:「誒,那個TED來找媽媽演講,媽媽有點緊張,你覺得媽媽要去參加嗎?「他說:「哇,TED!媽媽,這不是你好多好多年前,每天晚上都在看的演講嗎?」我說:「對啊,Ken Robinson講的『讓天賦自由』就是媽媽讓你看的。」他說:「它現在來找你演講誒。」我說是吼。然後他用了「amazing grace」奇異恩典。


我一直以為我的恩典是我的兒子。但是沒有想到我在單身五年以後,堅持了我所相信的一切,我又擁有了一個秦先生,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我一開始非常懷疑,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五年前我要從印度離開的時候我對自己許下的承諾,我說Annie,be it,don』t do it。成為一個勇敢的人。雖然我的先生小我10歲,當我更年期的時候,他還非常年輕帥氣。但是,be it,勇敢,我相信他會愛我的內在,我相信我不需要再經過母親的輪迴,我不用為這個家庭犧牲什麼,我只需要是我自己,只要是兩個靈魂的互敬跟互愛。




前幾天是母親節,我的孩子給我寫了一封信:母親節要到了,一直都是你教我成為其他的自己,你和其他的母親都不一樣。我認為這是一個至高無上的讚美,對我來說。


然後我跟他說,誒,我要去參加TED演講的時候你說我要穿什麼。他說,「穿蓬蓬裙啊,卷頭髮啊,戴粉紅色的蝴蝶結啊。」我說,誒我是一個媽媽誒,我能穿那樣嘛?我說媽媽應該要像中年的女生對不對,不然我這樣,我上台,我又會被罵了,說我裝嫩啊,假少女啊什麼什麼的。然後我就說不行,我是個媽媽。然後我兒子突然看著我,用一種,「這有什麼好說了」的表情,好像我說了一個廢話一樣。他說,「但是媽媽,你除了是媽媽之外,你還是你自己啊。」


這一輩子無論你曾經是一個女兒,生在什麼樣的家庭,你曾經是一個妻子,不管你如何的順從,你依然失敗,或者你是一個母親,你自私地想,希望在孩子跟自我之間能夠得到一個平衡——我希望全天下的母親都不要忘記,我們應該要團結起來。就像我孩子說的,你們除了是這些身份之外,你們還是你自己。



情感醫生潘幸知

ID:sharpshow


情感自立是女性一生的課程

30萬精英女性通過幸知在線改變人生

幸知在線 華人女性24小時貼身情感陪護平台 付費預約微信號:PXZLINE2015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我↓



點「閱讀原文」加入幸知會員,貼身情感陪護





---
資料來源:伊能靜TED演講:我曾歷經磨難,最後獲得重生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