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男】朱亞文 || 愛一個人時 滿腦都是想睡你



當我再看《浮城謎事》時,依舊折服於郝蕾的演技。然而時代在轉。

記得2012年《浮城謎事》入圍第65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時,劇組一群人烏泱泱地走紅地毯,拋開搶眼的郝蕾不說,令我印象深刻的並非是冷酷的秦昊,反而是在電影里若隱若現的警察扮演者朱亞文。他沒有秦昊天生的冰塊臉,不如郝蕾老練,那時他把戒指還戴在中指上,手拿相機,興奮而剋制地一邊拍著外圍景一邊接受別人的拍照,舉手投足間,全是稚嫩和初來乍到。


這場戛納,除了讓人記住了他左手很不利索地搭在郝蕾身上,其次便是他的自我評價:「演的不好,很煩躁。」

也說不上是哪裡演壞了,反正坐在國外的大屏幕前,他就是眉頭緊鎖。再後來,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他的嚴苛。演員許還幻說過,朱亞文拍戲就喜歡較勁。這種較勁,大概到了錙銖必究的地步,哪怕是要拍場萬米衝刺的鏡頭,如果姿勢不帥,情感不飽滿,他會要求導演給他連拍好幾條鏡頭。


還好,他只是愛跟自己較勁,到不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所以,在人們眼中,但凡長相不醜、健康向上的,即使有那麼點小癖好,也是個性。

更何況,這點小個性讓人記住了他出道沒多久時演《闖關東》的「朱傳武」。有人把他歸結為銀屏新生代十大硬漢之一。如果你像我一樣沒看過他的《闖關東》,那麼一定看過他與周迅在《紅高粱》里野合。




在顆粒飽滿的高粱地上,朱亞文飾演的「余占鰲」,一身匪氣。牛氣衝天地大喊三聲「我要睡你」,接著便吻遍了九兒的脖子。朱亞文真是賣力啊,我就看著他把金黃的高粱壓出了汁、九兒在高粱地上既享受了征服又渴望征服他的野性、直到「余占鰲」汗流浹背……


誰說「余占鰲」的每一滴汗,不代表一根筋呢?做戲一定要做足全套,該淌的汗一滴不剩,該折騰出來的疼必須拼勁全力。雖說《紅高粱》不是讓朱亞文上趕著上戰場殺敵,但在野合這件事上,我終於肯承認,比起霸氣外露的姜文、亦正亦邪的孫紅雷、憂鬱寡言的劉燁、堅毅滄桑的張涵予,朱亞文這個硬漢小生當得更符合當下年輕人的共鳴感。


果然,時勢造英雄,人們對硬漢的指標並非只局限在能打、不怕死,這就好比一個人在真人秀里要干幾件特不靠譜的蠢萌事兒,人格魅力瞬間才能蓋過那些隨時隨地抖機靈的小主們。大部分人應該都像我一樣吧,至今想起朱亞文,總愛順理成章地說出他的至理名言:我要睡你!


深愛一個人時,滿腦子都是想睡你。




但這不代表他不解風情、粗暴無禮。演完《紅高粱》,那些奔著迅公子才去看《紅高粱》的人轉臉瞪大眼便盯著朱亞文上下打量:原來他是江南人,可身上卻有東北老爺們的粗獷;原來他演了那麼多類似《遠去的飛鷹》《鐵血兄弟》的戰爭題材電視劇哦,原諒我們這輩人還沒到看這類片子的年紀;原來他還是軍人家庭出身,難怪郝蕾說他像個當兵的;原來2010年朱亞文與沈佳妮因戲生情,2013年便早早結婚了。


都說靠譜的男人該去拼事業,在這點,朱亞文跟余占鰲不謀而合:喜歡一個人,就要先把她跟自己捆綁起來。鐵血漢子,英俊、血性、一根筋、知冷暖,按網友的話說,抓住這種男人就該往死里愛。


當你偏愛一個人時,他渾身都是寶。所以許鞍華硬要把他變成《黃金時代》里的文弱書生端木蕻良。朱亞文應該很彆扭吧,該揮拳時,委委屈屈徒手站著;該拚命時,要變成畏首畏腦的逃亡書生……


哎,說來說去還是余占鰲痛快,痛快去愛、痛快接受九兒無數個響亮的耳光,痛快地真實。



圖片來自百度搜索,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你在看明星,我在逗你玩。





---
資料來源:【閱男】朱亞文 || 愛一個人時 滿腦都是想睡你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Facebook留言板
值得看看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聯絡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