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故事會】羅奇斌:一位提升了創業圈的顏值和品位的創始人!


本篇是【魔法故事會】原創系列的第002期,奇雲諾德創始人羅奇斌。2012年羅奇斌從德國博士畢業回國后,順理成章地成為一名在中科院從事大健康數據挖掘演算法研究的科研人員,那時他給自己勾畫的未來職業之路就是成為一名科學家,帶著自己的學生,做著感興趣的科研項目,每年有寒暑假陪著家人,領著一份穩定的薪酬,無憂無慮地等到退休;然而在去年8月他正式開始創業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本期目錄

說起生物專業,一開始他是拒絕的

為了一個姑娘,他選擇去德國留學

優越感和不滿,讓他下定決心創業

沒有處在風口,困難也無法阻擋他

用基因產品延長大家的壽命



說起生物專業,一開始他是拒絕的


現在看來,羅奇斌簡直可以稱得上一個生物專業的學霸,9年國內外生物信息項目管理經驗,10年海內外生物信息教學經驗。可當被問到當年為什麼選擇生物工程專業時,他卻表示其實一開始他是拒絕的。


「當時我高考成績很一般,報考電腦專業,結果因分數不夠,很悲劇地被分到了生物系。後來知道有一次轉系的機會,我就纏著系主任要轉到電腦系,結果沒有成功。越沒有得到的東西就越想通過其他方式來滿足,也許這是射手座的一個心態。第二年,我同時也開始了輔修電腦專業,還傻傻地拿到了電腦三級和四級認證,也收穫了軟體工程師的認證。」


而羅奇斌真正進入生物信息這個行業是在2004年。剛剛經歷了第一次考研失利,一個偶然的機會,羅奇斌看到了關於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報道,了解到當時中國有兩位華人科學家參與了這個計劃,這個消息對於陷入迷茫的羅奇斌來說,不僅激起了他的興趣,同時又讓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畢業以後我毫不猶豫地從汕頭搬到杭州,迫不及待地在一次報告中找到其中的一位科學家于軍教授,當得知他在浙江大學剛剛成立的沃森研究院招收生物信息學研究生時,我立馬做了決定,以後投身這個行業。」


羅奇斌感慨想考上浙大的研究生太不容易了。 「當時是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考研複習中來,我在玉泉校區租了一個小房間,每天基本上就是三點一線的生活。」這樣單一的生活對於羅奇斌這樣一個精力十分旺盛的人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


「上大學時,我不僅一個人身兼五份家教兼職,還是我們學院學生會體育部部長,又莫名其妙的加入了校籃球隊及校園十大歌手比賽,還擔任很多大型活動的主持,那個時候簡直把自己當成了無所不能的超人,而現在只能每天和『靜靜』在一起。就這樣過了六個月超級苦逼的生活,最後終於如願以償地考取了研究生。」

因為一個姑娘,選擇去德國留學


在杭州期間,羅奇斌偶然地認識了一個來中國旅遊的德國女孩子,通過短暫的接觸,羅奇斌對她產生了好感。從那個時候開始,在他心中就已經埋下了到德國的種子。一年以後,羅奇斌有機會到中科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做畢業課題,後來這位德國女孩子也為了他到中國學習中文。


要說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羅奇斌為了能夠去德國學習,不惜違背導師的意願。「當時導師于軍教授希望我碩博連讀,博士可以到美國那邊的實驗室做課題。但是當時正在和德國女友熱戀中,所以也顧不上導師的意見,堅定了要去德國讀博。」

和大多數申請國外留學的同學一樣,擺在眼前的是專業和經濟的門檻。羅奇斌的策略是先把offer拿到,然後用offer去申請獎學金。「我製作了一個『套瓷』模板,同一天我就發了二十封,因為我這個專業可選擇的範圍比較少,只要是接近就發。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來自德國慕尼黑工大的Prof. Frishman給我的回復,後來又通過了他的視頻面試考核。」


在申請獎學金這一塊兒,他的德國女朋友可是幫了不少忙,因為對於那時羅奇斌蹩腳的德文水平來說,是無法找到這些信息的,可見「那邊有人」是多麼重要的啊!他沒有放過任何拿到獎學金的機會,但是依然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拿不到,大不了邊打工賺生活費邊讀博士。所有資料都提交了之後,剩下的就能是焦急地等待了。


在春節后的一天,幸運女神突然降臨,羅奇斌在北京公車上面接到DAAD(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打來的電話,說是他拿到了國內僅有的十個DAAD全額獎學金名額。「當時我還以為是騙子來的電話,還試探性的問要不要交什麼費用,如果對方要收費我就馬上掛電話。第二天我到了DAAD駐北京辦事處,才真正相信自己拿到了獎學金。」



德國慕尼黑工業大學生物信息學系團隊照


因為優越感和不滿,讓我下定決心創業


2012年羅奇斌從德國博士畢業回國,按規定他需要留在國內服務兩年的時間。在這兩年的科研工作期間,他深深地感覺到了國內科研環境和國外的區別。「最大的差別就是科研項目結果在後續的產業轉化上的差別。我們在德國做的每一個項目,如果在一年內無法形成產品,或者用戶數無法達到老闆(導師)的需求,這個項目基本上會被砍掉。」


而在國內,特別是在比較傳統的研究所內,確實很少有的。造成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國內很多的項目在一開始確立的時候就不是以產業轉化為目的的,而是為了填補上一個項目沒有做完的缺失。這個現狀讓羅奇斌感覺到很無力。


在當初回國之後,羅奇斌因為一些原因和相戀7年的德國女友結束了愛情,這段影響他人生方向的戀愛讓他很難一下子走出來,再加上對於國內的科研環境漸漸產生了一種消極的心態,讓羅奇斌對於原本清晰的未來又產生了迷茫。「如果重新回到德國找工作,對於我來說,不僅僅是對國內環境失望之情的一種逃避,同時也是讓我牽掛的各種回憶交集在一起的感覺。」


想當初中國作為最早參與人類基因組計劃的成員國之一,在基因組學研究領域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帶給他的是作為中國人的優越感。然而在回國之後,他發現中國缺少的不是學術界高科技人才,而是缺少能夠促進科技轉化成為產業動力的高科技人才。帶著這種優越感及不滿之情,羅奇斌在兩年服務期結束之後,毅然決然地放棄了穩定的工作,投入創業大潮。


對於這個決定,最大的反對聲音就是羅奇斌的媽媽,在她看來,只要兒子有一個穩定又體面的工作,再有個幸福的家庭就很好了,家裡的一些親戚也非常不理解他為什麼放棄中科院那樣一個「鐵飯碗」,非要出去折騰。不過他的決定得到一些同齡人的肯定,「出乎意料的是身邊的朋友都強烈支持,不知道這些圍觀打醬油的傢伙們是不是期待看我的好戲呢。」



離開中科院開始投入創業大軍


沒有處在風口,困難也無法阻擋他


2014年8月份,羅奇斌徹底離開了中科院。他先是去德國拜訪了讀博士時的導師,同時也是Biomax公司的Co-founder,並和公司的CEO聊了一個上午,心裡基本上認定了在國內創業的可行性。但是回到國內,情況卻不是很樂觀。「當時在國內還沒有出現第二家和我們類似的初創公司,投資機構對於互聯網和基因行業結合的模式還看不清楚,所以我們的種子期只能是自己掏腰包進行研發。」


到了10月份,就在羅奇斌產品的Demo還在內測的時候,一家外資風投找到他,願意作為天使投他們四百萬占股10%。而當時團隊裡面除了羅奇斌一個人是已經從中科院全職出來以外,其他成員都是兼職,大家瞬間覺得公司一下子估值4000萬,這樣的開端很不錯。


「為了這個事情,我給團隊所有人買了機票立馬趕到香港和我們的天使見面。見面以後一切都很順利,談完以後吃飯時還規劃了未來四年發展籌備上市的計劃。在回來的時候,團隊所有人都非常的興奮,像打了雞血似的想象著未來公司的發展。」


原本以為一切都很順利,可是現實卻突然發生了大逆轉。回到北京以後,先是團隊出現了分歧,團隊原有的核心成員無法全職過來,但是又不願意放棄離開;同時這家外資風投遲遲不出term sheet。團隊一直熬到Demo上線,公司需要在產品升級和運營推廣方面需要大量資金投入的時候,團隊又一次出現分歧。


「作為創始人的我,從一開始就是我自己來投。合夥人不拿工資,我主要負責支付兩位產品經理的工資及其他的公司運維和支出,所以還能一直保證產品的正常研發。等到生物大數據平台推出市場以後,團隊的矛盾還是沒有得到解決,全職和兼職的意見不統一,各種想法每天都在影響著公司的決策,我很清楚,團隊在內耗。」


另外一個更讓他絕望的是,通過對用戶行為和市場反饋過來的數據,羅奇斌發現國外的生物大數據平台模式在國內不能直接套用。「當時感覺自己所選擇的生物大數據方向創業在國內就是一個死衚衕。再加上國家的相關政策,覺得未來中國政府可能對於具有外資背景的生物大數據公司會有政策限制。最後我決定,我們不尋求外資的幫助。」


在兩個月的黑暗期里,我拒絕了所有的外資,也關閉了所有和投資機構的對話。轉眼到了2015年春節,因為投資一直沒有進來,團隊一半的核心成員離開,最後留下的全部是產品經理。「國內基因行業才剛剛萌芽沒有現成的模式,國外的模式又面臨水土不服,在這樣的困境下,我做出了一個決定,打造一個屬於基因行業的TechCrunch+Linkedin模式。」


(補充:Techcrunch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博客+Linkedin是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網站)


從3月份開始,在原有的生物大數據平台交給公司另一位產品經理運營,羅奇斌開始每天與社交和碼字打交道。「創業前我每天接觸的人不超過十個,每天處理的事情不超過五件,微信好友只有不到一百人。現在要不斷地寫東西,還爭取要把高大上的東西說得讓不懂行的人能喜歡,這對於我來說又是一個新的挑戰。」


羅奇斌認為中國不缺少創業者,而缺少有品位的創業者,因此他也把自己對咖啡的喜愛融入到公司文化中。「現在公司的咖啡文化都是我來設計,所有到公司的小夥伴都會學會如何磨咖啡豆、如何沖泡咖啡、如何品嘗咖啡。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喜歡上咖啡,但是從我們這裡出去的每一個小夥伴都會知道,這裡有最好的咖啡。」



羅奇斌在認真挑選咖啡豆


其實在羅奇斌來看,咖啡只是一個載體,公司文化需要載體來形成。「我讓每一個公司的人都知道:成長就像咖啡品嘗,第一步需要的是嘗試,每天的嘗試,到一定的時候你會不知不覺覺得速溶咖啡無法入口,因為在這裡你接受到的不是知識和技能,在我這裡,你會學會如何提高對產品和行業的品味。」


也正因如此,他沒有把公司搬到「打著咖啡創業旗號」的中關村,而是選擇了他認為性價比較高的國貿。「我們辦公室都是自己設計粉刷,牆的顏色按照我們logo的顏色來搭配。所有的辦公傢具我全部採用宜家家居的,我要告訴小夥伴們,這裡會比家更舒服。而且組傢具的過程也就是一個team
building的過程,看著自己裝起來的傢具,小夥伴們能不愛惜自己的家嗎,這比起孵化器裡面的工位會更有歸屬感吧。」



羅奇斌團隊DIY的辦公室


當然,提到辦公室的設計,還要歸功於一個人,她就是羅奇斌的設計師老婆。如果說當初羅奇斌堅定留在北京創業有她的功勞,那麼她能夠成為設計師也多虧了羅奇斌。「剛認識她時,她還在某醫院婦產科工作,儘管那時她已經對首飾設計有近似瘋狂的熱愛。沒想到,在聽我每天打了雞血般地嘮叨商業模式和互聯網思維熏陶下,她也是『忍無可忍』,結果是,她也出來創業了。」


她從原來醫院婦產科離職后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最讓我驚訝的是,每天一醒來她就能夠獲得靈感,自己手繪設計出一款我從未見過的首飾,然後跑到工作室拿起榔頭一錘錘的把東西做出來。為了她的愛好我還曾經偷偷給她做過一款關於手工匠人的APP呢。現在我們倆都已經成為了創業大軍的一員,可以真正地稱得上人們常說的一句話:』創業就是一種生活。』」


羅奇斌妻子專註在做手工配飾

用基因產品來延長大家的壽命


說起自己現在做的事情,羅奇斌總結起來跟簡單:我要用基因產品來改善我們的生活、健康和延長壽命。「最近谷歌的兩個創始人重新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Alphabet,他們倆放棄谷歌來到這直接接管的一家公司叫做Calico,目前為止沒有人知道這家公司的任何業務信息和產品研發,唯一知道的是,這家公司通過基因產品來延長人類的壽命。」


「而我之所以知道這些,因為這就是我們奇雲諾德目前在做的方向。奇雲諾德(QYNODE)這個名字的由來是有兩部分組成,一個是QY,就是奇雲,另一個是NODE,是點的意思。奇雲諾德希望在中國能夠服務每一位客戶,就像一個點,最後成為一個網路,形成一片雲,就是奇雲。現在谷歌創始人都來幹了,我相信我做的事情在未來一年,會被很多的人慢慢了解和認同。」




文字、圖片素材| 羅奇斌

撰稿、編輯| 魔魔噠妹

轉載聲明:如需轉載,請務必聯絡魔魔噠妹(微信號:xiezengabc),加好友請註明身份哦!



最後,如果你也想和小妹一起寫一個關於你的創始人故事,請點擊文章底部【閱讀原文】!


---
資料來源:【魔法故事會】羅奇斌:一位提升了創業圈的顏值和品位的創始人!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