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欠東風:埃博拉疫苗尚未就位,我們能做些什麼?

點擊「創見」快速訂閱 查看往期精彩內容


去年八月,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宣布埃博拉病毒(Ebola)為「引起國際關注的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這種病毒已經蔓延至四個西非國家並奪走了約 1,000 人的性命。下一年埃博拉病毒將繼續泛濫,它會進一步引發超過 10,000 起的死亡案例。但在本月世界衛生組織發出了一則非同尋常的公告:從幾內亞試驗的前期療效看來,一種仍處於實驗階段的疫苗似乎對於防治埃博拉病毒的感染療效顯著。這對於全球醫療界而言無疑是一次重大的勝利——儘管有點姍姍來遲。

病毒的爆發往往像地震一樣難以預測,但它們終究會發生。每次病毒的爆發都會驅使政府機構、研究者、製藥商以及監管部門手足無措地跟進病情發展並迫切為新的病原體尋求疫苗。埃博拉病毒無疑是當下的頭等大事,但以後還將出現新的致命病毒,所以政府需要對抗擊威脅的能力進行投資。能在數月而不是數年的時間內研製出疫苗及治療方法可以在埃博拉病毒的爆發中拯救數千人的性命,在流感蔓延的時候更是可以拯救數百萬的生命。

為了應對生物恐怖襲擊以及全球性流行疾病等難以預測的緊急衛生事件,美國會將所有曾經生產過的藥物和疫苗都挑選一部分予以保存。然而,僅針對曾經爆發的疾病的現存藥物在面對未知的生物威脅時往往力不從心。要預測病毒的爆發非常困難,況且可能爆發的疾病的數量要遠多於國家為研製藥物和疫苗所儲備的資源。

基於預測進行藥物保存對於埃博拉病毒而言根本行不通。由於擔心埃博拉病毒會落到恐怖分子手中,美國官方在 2003 年便把病毒疫苗的研製列上了日程。只可惜列上日程與成功研製出疫苗還是兩碼事。

要將實驗室的研究成果轉化為疫苗需要耗費驚人的資金成本(據估算,每次試錯的代價約為 10 億美元)和時間成本(長達 15 年),那些應對低爆發概率高危險性病毒的藥物及疫苗的研發過程更加是困難重重。這些應對藥物的市場前景並不明朗,因此研發的責任自然就落到了「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和發展管理局」這類政府機構的頭上。

多虧聯邦政府近十年來的支持,在 2014 年數款候選疫苗已經投入到生產線。儘管如此,政府對於疫苗研製所投入的資金仍不足以應對埃博拉病毒大規模爆發的局面,實驗室的研究只有少量進展到了人體試驗的階段。結果,西非國家在去年冬天錯失了進行初步安全性測試的黃金時期。在理想的狀態下,應該在 2014 年 3 月份感染病例剛開始出現的時候就馬上進行第一階段測試,以觀察候選疫苗對病毒的療效。

對列于清單上面的病毒我們可以採取這種應對措施,那麼對於那些不在清單上面的病毒呢?在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發生的時候,科學家們往往需要跟時間賽跑,但目前他們所遵循的研究傳統卻從未將時間的緊迫性納入考慮範圍之中。在埃博拉疫苗以及其他疫苗的研製過程中,研究人員採取的是「逐個擊破」的研究方式。事實上,集中精力推進一種疫苗的研究確實有可能衍生出一系列可用於培養、凈化、測量、制定和測試「注入式蛋白質」的方法。但這類研究方式在不同的產品和研究人員之間的傳播效果往往欠佳,因此只會進一步提高資金成本和研發時間。

與時間賽跑的疫苗研發

在病毒爆發的時候,研究與開發人員在抗擊病原體的同時還需要跟時間賽跑。與其將每個研發過程給孤立開來,研發人員應該思考的是:我們是否可以構造出一種僅需作出微調便能適用於不同病原體的通用疫苗框架?在從事這方面的研究的時候,我們是否可以縮短研發時間,降低成本並提升審查效率呢?

麻省綜合醫院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的一群科研人員聯同生物科技公司與科研實驗室聯合體「VaxCelerate」決心對這個問題作出回應。即期病毒疫苗生產商 VaxCelerate 運用兩個平台生產疫苗:一個標準化的運載工具和一個可針對出現的病毒進行定製化的「有效負荷」實體。

運載工具也被稱為「載體」,它們通常由一些無害的細菌或病毒構成。這類載體可以提前進行準備、測試以及貯存。電腦演算法會辨別出哪些多肽能更安全地觸發人類免疫系統對於標的病毒的有效回應。這些多肽會被放置到載體當中,然後研究人員將通過測試確定其中有哪些可用作候選臨床疫苗。

VaxCelerate 所研製的第一款疫苗針對的是拉沙熱病毒(Lassa fever),這是一種不為西方國家所熟知的非洲病毒。拉沙熱病毒在每年都會感染數以千計的人,感染病人的死亡率高達 10%。VaxCelerate 的第一次試驗便在 4 個月的時間內以一百萬美元的成本生產出了臨床疫苗,所耗費的時間僅為傳統疫苗計劃的十五分之一,其資金預算也僅占傳統研發方式的十分之一。

一個通用的疫苗研發平台證實了同時應對多種病原體威脅的可能性,在臨床研發階段使用這種方式可以節省好幾年的研發時間和數百萬美元的研發預算。標準化平台的使用不僅可以加快研發進度,對於簡化藥物生產過程以及食品藥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的評估需求也有重要意義。

目前還有幾家公司正在對可以取得類似效果的疫苗及藥物研發平台進行調研。去年秋天,「Novavax」公司僅用了 3 個月的時間便研製出可用於人體試驗的候選埃博拉疫苗,他們所使用的是一個納米級疫苗研發平台。中國在 2013 年曾經爆發過 H7N9 病毒,當時「諾華製藥公司」(Novartis)使用了「信使核糖核酸非病毒(脂質)傳送系統」(nonviral (lipid) delivery system for mRNA),結果在 13 天內便研製出了候選臨床疫苗。

上述基於研發平台的研究成果具備高效、快速響應病毒爆發的能力,這類研發平台在未來必將成為醫療衛生行業的重要投資方向。但要生成安全、有效的緊急應對措施,這些平台還僅僅是其中的一環。緊急應對措施所涉及的環節包括偵查、診斷、探索、開發、生產、臨床試驗還有運輸等 7 個環節,研發人員及監管部門需要切實提升每個環節的科研技術和運作效率。隨著每一環節的進展速度及效率有所提升,它們聯合起來之後就是一條疫苗研發的「高速公路」,可以大大縮短響應時間。

要搭建這麼一條「高速公路」需要時間,但美國政府已經開始著手對必需的原料進行投資:他們在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設立了新的概念加速程序併為其專門配備了一個工作小組,還設立了三個「高級研發與生產創新中心」(Centers for Innovation in Advanced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ing);此外,他們還在食品藥物管理局和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和發展管理局首度創建了規範科學體系。一旦這些措施可以聯動起來,以後從病原體的出現到成功研製出安全、高效的應對措施的時差將大幅度減少。

最具想象空間,同時也是最具挑戰的前景是將趨於成熟的新技術整合到已形成流水線的緊急衛生事件應對措施開發系統當中。這樣以來,當下一個「引起國際關注的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出現時,疫苗及藥物的時間軸將完全取決於事件本身所蘊含的技術難度而不再受制于運作效率。要取得這一效果,醫療應對措施項目除了專註于創新以外,還應該注意創新行為的時效性。一旦成功把目標調整過來,我們在抗擊病毒的道路上所邁出的腳步將會更加輕快。



---
資料來源:仍欠東風:埃博拉疫苗尚未就位,我們能做些什麼?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