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畝田交易流水靠補貼衝量 裁員回應含糊其辭

新浪科技 王上

  

譽滿天下,謗亦隨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農業B2B平台「一畝田」還未曾嘗到譽滿天下,卻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嘗到了謗滿天下。

  
從數據造假再到裁員風波,一畝田都進行了官方回應,然而,有些地方含糊其辭。

  
在一次次救火后,未來一畝田還能否「輕鬆賣農產品」要打個問號。

  
一畝田交易數據疑雲:補貼衝擊流水

  
之前針對「數據造假風波」,一畝田召集媒體開發布會進行了澄清,針對「劉老闆採購了999.999噸毛桃」的採購數據,一畝田表示這是測試數據,但是,測試數據為什麼要顯示在前端頁面,官方回應稱是因為PC端發展滯后,公司發展快,PC端還沒來得及優化升級。

  
而針對交易數據,一畝田方面甚至亮出了後台數據,截止6月底的交易流水達到了153億元。單是6月20日到7月21日期間,一畝田的流水總額就達到了99億元,交易完成訂單數65602單,日均3.2億元。並且,這個只包含平台線上交易數據,不包含線下採購商與農民的直接交易。

  
不過對於上述數據,一畝田前員工小默(化名)告訴新浪科技,據其所知,有部分一畝田地推員工去批發市場,跟供應商和採購商雙方協商,然後走一畝田公司的流水,並且對雙方都有補貼,以這種「撮合交易」的方式衝擊交易流水。

  
而其實如果沒有一畝田,雙方的交易依然是存在的,而走了一畝田的流水,還得到了補貼,何樂而不為。在這個交易過程,一畝田只是充當一個代辦角色。

  
另一位前員工也證實存在這種交易模式,並質疑一畝田根本不是B2B平台,因為交易流水是通過一畝田員工的撮合交易達到的。

  
對此一畝田回應稱無論公司員工手冊還是公司銷售規定都明確規定:虛假客戶和虛構交易都屬於銷售違規,一經查實會開除;且同時表示,「這些言論僅僅是離職員工泄憤。」

  
而新浪科技也採訪了一些一畝田上的農產品供應商,有供應商表示,一畝田的平台很不錯,幫著找到了更多的客商。但是,當新浪科技問及交易情況時,對方表示,沒有在一畝田上進行交易,僅把一畝田當作一個信息平台,都是在找到客商后雙方就在線下交易了。

  
電商分析師李成東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表示,一畝田發展太快出現問題,業務需要慢慢調整。

  
李成東表示,「欲速則不達,沒公關挺好的。一畝田2013年底移動化后發展很快,迅速融資,2014年中才開始商業化閉環,才剛開始打基礎。」

  
裁員回應含糊其辭:未正面談及

  
在交易風波剛剛平息一個月后,上周末,一畝田突然爆出大裁員傳聞,並有消息指出其投資方之一紅杉資本也撤銷了資本投資。

  
有的報道稱大幅裁員1500人以上,有的報道稱裁員規模達到2000多人,而且幾乎都是一線員工。而之前,一畝田曾表示,公司員工有3000人以上,其中一線銷售人員占70%。

  
昨天,一畝田發表聲明回應裁員一事。聲明稱,從6月開始,一畝田公司著手調查地推團隊中的嚴重銷售違規行為,已經有員工因為業務違規達到違法程度,被移送司法機關。

  
聲明指出,「地推團隊中的存在嚴重銷售違規行為」以及發現「銷售環節存在違規及不誠信現象」。對於近期因此被辭退的員工,公司深感「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聲明還表示,「對於因此離職的員工,公司將嚴格遵守國家勞動法規的要求,履行相關的程序或補償事宜。」

  
此外,一畝田表示,不存在投資方撤資的行為,並稱「一畝田的七個機構投資基金充分認同公司的業務方向並積極支持公司發展,從未有任何形式的撤資要求和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聲明中隻字未提裁員事宜。沒回應具體裁員多少人。僅表示有「被辭」的員工以及「離職」員工。

  
對此,新浪科技並未獲得採訪一畝田CEO鄧錦宏的機會。新浪科技也聯繫了一畝田的投資者之一紅杉資本,對方微信電話均未回應。

  
對此,分析師柳華芳對新浪科技表示,一畝田的裁員風波有可能是上次被曝光刷單問題的後續,進行渠道消毒,從而讓自己的業務消腫。

  
在柳華芳看來,裁員肯定確有其事,只是地推人員和一畝田具體的勞動關係形式不知是全職還是抽成兼職。

  
在李成東看來,「出問題也正常,好在還沒什麼競爭對手,一畝田需要時間調整。」

  
農業電商市場大執行難 教育成本高

  
有著9億消費潛力的縣域、農村市場是電商未來新的增長點。阿里巴巴和京東均已進入農村市場。如一畝田這樣的創業公司也瞄準了農村市場,做農業電商,然而,在執行起來還是存在很大難度。

  
阿里和京東雖然已經進入農村市場,但目前僅做渠道下沉。

  
對接農民和商超,「幫助農民解決滯銷產品」,一畝田的思路很好。然而,農民知識水平有限、溝通成本高這些農業電商的共性問題,也是一畝田解決的難點。

  
李成東認為,農業電商中農產品極度非標準化,難以在線直接交易閉環;農產品生產高度分散,所以如果做的很重,人力投入非常大。農民素質普遍較低,教育成本高。農民沒有在線支付習慣和工具,也導致難以在線直接交易。

  
柳華芳指出,一畝田難度在於一方面要教育農場主和取信農場主;另一方面要快速促成交易,並確保交易安全。供方市場相對容易,需方更難,靠批發還不夠,還需多樣化需求方。

  
從部分用戶來看,一畝田僅停留在一個信息平台,在交易方面也並非主動行為,一畝田在教育成本及人力成本上耗費大。如果一畝田裁員裁掉的都是一線地推員工,是否會影響其交易量,暫時不得而知。

  
李成東總結到,所以做農業電商,是一個慢的教育過程,跑的太快,必然會有問題,但依然看好一畝田的模式。

  
「其實之前都有建議一畝田不該過度高調,因為沒什麼實質性好處,也沒什麼實質意義。」李成東略感遺憾地說道。


一起看風雲變幻
tech.sina.com.cn
微信ID:techsina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
資料來源:一畝田交易流水靠補貼衝量 裁員回應含糊其辭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