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的O2O都有待商榷?

同業「友商」也不會彼此拆穿,共同把市場「吹」大。而之所以誇大融資額的情況泛濫,也是因為當前的創業環境下,造假「零成本、零風險」


決定6.3億美元投資的周期可能很長,那麼撤回決定可以多短?在線外賣訂餐平台餓了么以實際行動回答了我們:15分鐘。


8月28日中午,餓了么宣布獲得中信產業基金、華聯股份領投,華人文化產業基金、歌斐資產等新投資方以及騰訊、京東、紅杉資本等原投資方跟投的F輪6.3億美元融資。


外界還在對這筆「全球外賣平台金額最高的一筆融資」感到震驚的時候,連同記者在內的媒體,又收到了餓了么此輪融資的獨家財務顧問華興資本撤回新聞稿的郵件。


相比撤稿的迅速,29日凌晨,華興資本做出回應稱:撤回發布的稿件,是應華興資本餓了么融資項目負責人的要求,出於嚴謹的考慮,在原新聞稿的標題和正文中將「F輪6.3億美元」補充完整成為「F輪系列6.3億美元」。


華興資本的回應似乎並不能回答實際融資額是否誇大這一外界最關心的問題。不少投資人在聽聞這一事件后的第一反應,仍覺得這隻是創投圈「公開的秘密」中的又一例而已。


融資「江湖」


對於「系列」的說法,華興資本隨後給記者發來進一步釋疑稱,公司按市場慣例,在完成大部分現有F輪投資者簽字交割的同時,將有明確書面投資意向但尚未完成最後文件工作的投資人時間期限放寬,總體融資系列會有兩個交割節點,因此稱為系列。


多位投資人向記者認可了「融資系列」這一說法,但這些投資人均稱,至少在早期項目中,融資對外宣布的節點應該是交割完成之後,而非簽字之後,因為只要一天不完成交割,隨時都有發生變數的可能。


餓了么選擇在這個節點宣布,一種可能是想投的機構太多,公司沒有最終決定;另一種可能是讓還在猶豫的投資人下決心。


「當然,不排除餓了么這次融資中,雙方都是極為信任的,畢竟有一部分是老的投資人。並且,在F輪的融資中,跳票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小的。」一位投早期項目的資深投資經理對記者表示。


「現在大家不都這麼幹嗎?都是野蠻生長,融了三四百萬美元說融了1000萬美元,融了三四千萬美元就說融了1億美元,大家都已經習慣這個泡沫的存在了。」國內一家知名VC的投資經理對記者表示,投資人也樂於看到吹高的估值。


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曾在今年年初提出倡議,希望創投界一同消除虛報投資額的現象。「我要求這些公司要麼不報融資消息,要報就要報真實數字,否則我會在微博里『不小心』透露我所知道的真相。」


但這似乎並不能改變太多。細數那些或有融資額誇大行為的企業,不乏一些知名企業。


2006年3月,360宣布獲得2000萬美元融資。但翻看其2011年3月14日提交的招股說明書,實際數值為1630萬美元。2012年10月,迅雷宣布完成D輪5000萬美元融資,而其2014年6月提交的招股說明書上顯示的實際融資額為3750萬美元,誇大1250萬美元。


除此以外,京東、58同城、途牛網、網秦、歡聚時代、唯品會、暴風影音、窩窩團、智聯招聘等企業的招股說明書中的融資數字和媒體上的融資額都沒有穩穩對上號。


對於創業者來說,借著巨額的融資額可以免費做一場營銷,同時給競爭對手製造壓力。甚至有創業企業對記者透露,很多時候同業「友商」也不會彼此拆穿,共同把市場「吹」大。而之所以誇大融資額的情況泛濫,也是因為當前的創業環境下,造假「零成本、零風險」。


「都上市了,誰還關注以往虛報的融資啊,又沒有追責,也沒傷害誰。」上述投資經理對記者表示。


冬天將至


對於創業者來說,比起誇大融資額這個問題來說,當下二級市場的動蕩,更直接地影響到自家的錢袋。


「對於融資來說,很快冬天就要來了,我對我所投的企業是這麼說的,你們現在能融的話,趕快融錢,而且要準備12~18個月的現金流。」在近日創業邦主辦的「2015創新中國總決賽暨秋季峰會」上,軟銀中國資本主管合夥人宋安瀾對著台下數千個創業者說道。


不少PE、VC大佬都對記者表示,在投資環境不確定的情況下,創業者的確要根據自身情況做一番思考。


「和十年以前的項目比起來,現在很多項目要靠大量的資本,這很考驗CEO的融資能力。站在VC角度來說,並不是說這種燒錢的項目不一定不能投,但的確不確定性比較大。」北極光創投創始人鄧鋒對記者表示。


復星昆仲資本管理合夥人王鈞認為,之前好多錢砸下去,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這些行業壁壘不高,這些壁壘包括了消費習慣、用戶量、市場份額。「回過頭來看,在很多行業是對的,比如Uber、滴滴快的,這種還燒得有一定道理。但好多企業燒完之後,要回答你還剩下什麼這個核心問題。」


「90%的所謂的O2O都是值得商榷的。」賽富基金合夥人羊東也對記者說道,燒錢的方式一定會受到很大打擊,衡量是否值得燒有兩個標準:能不能急速增長,以及是否能夠穩住,說到底仍然是企業是否能夠有增長。


「投資人提供糧草、彈藥,賭第一名,把別人都滅了,我覺得是可以燒的,但一定得是能穩得住的企業。也許在交通領域,可能就能燒出來,因為真的是效率高了很多,但是在其他領域,也許是我看得沒有那麼透徹,很多公司燒完后能不能穩住是個問題。」羊東說。


他認為,在投資節奏整體放慢的當下,創業者得在某個領域內提供一個相對壟斷、把握得住的服務和產品。「第一,肯定會賺錢,容易賺錢,第二,生存壓力解決后可以不斷試錯發展。燒很多錢多數時候是不靠譜的,會稀釋大量股份,對創業者來說不應該是這樣,而是應該在這個過程中能夠賺錢、成長。」


風和投資董事長吳炯也對記者表示,相對晚期,特別是接近上市的企業對市場和自己的盈利模式需要特別關注。


「如果你是一個創業公司,第一,你要深挖洞、廣積糧,準備好過冬的糧草。如果今天正在談的一些投資,在今後三五個月拿到融資,趕快把錢拿到手。第二,開源節流,所有這種補貼很厲害、燒錢很厲害的公司要小心,如果完全靠燒投資人的錢,自己不能造血,在資本市場轉冷的情況下可能會有危機。」吳炯說。


ps:想加入品途網有料、有趣的微信群,和行業專家一起互動,請在品途網公眾號回復「途友群」。


---
資料來源:90%的O2O都有待商榷?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