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那些有意思的事兒...

大多數人對賽馬的認識,均來少數幾個盛大的賽馬會(節)——例如在美國的肯塔基德比每年5月舉行的賽馬節,被稱為「全球愛馬人的節日」、「玫瑰之跑」、乃至「體育賽事中最快的兩分鐘」......現場紳士淑女和名流明星也都盛裝出席;


另一個則是英國皇家雅士閣賽馬會,每年6月舉行,迄今已有300多年歷史,據稱該賽事是全年最有可能「邂逅」英國女王和菲利普親王的十大場合之一......


但其實,賽馬這個行業本身是很龐大的。在美國,賽馬業產生的直接經濟影響有390億美元的規模、間接影響則更高達1020億美元。而且,賽馬業鏈條相當長,涉及非常精到的管理。馬匹飼養員不僅需要到附近的農場採購乾草,還要光顧當地的鋸木廠來獲得製作木柵欄的原材料、以及馬匹睡覺所需要的木灰。此外,馬場當地的獸醫、鐵匠等等,都是整個產業鏈上所必需的工種。當工作機會變得稀少的時候,賽馬業以產出將近140萬個全職工作崗位而成為就業機會重要來源之一。


這也是一個為追逐哪怕是微弱優勢也會採取充滿想象力手段的行業。例如,在上半年出生的馬匹到了「比賽適齡年紀」就會比同一年齡組的其他選手更成熟和壯實,於是為了這樣「大月生」/「小月生」的差異,愛爾蘭一家名叫Equilume的公司特別研發了一款面具,用以幫助提早馬匹的繁殖時間。當面具發射出一種藍光照進母馬的眼睛,就給母馬已是夏天的錯覺;母馬即會減少褪黑激素的分泌,從而為繁殖作好生理準備。




當然,這個行業並非沒有自己的問題。一些問題甚至早在二三十年前即已埋下伏筆——當時,馬匹的購買價格開始攀升,而隨著價格飆升到百萬美元數量級時,商業飼馬者逐漸以「出售馬匹」(而不是長期保有它們)為飼馬的背後驅動。而純血馬的日常保有成本非常高昂,僅靠正常參賽已無法贖回購買它們所投入的費用,因此許多馬主採取大量用藥和無節制競賽的手段來平衡收支。另外,因純血馬數量出現過剩,許多馬匹最終被宰殺——例如,據全美獸醫協會的數據顯示,每年會有9-14萬匹馬被送到墨西哥和加拿大屠宰......這些,無疑都給賽馬業整個形象帶來負面影響。


與年輕一代建立連接


除此以外,賽馬對年輕一代的吸引力正在不斷式微。這也引發了對這項運動長遠未來的擔憂。不少賽馬場相繼推出提供兒童和青少年近距離接觸馬的機會。例如,紐約賽馬協會CEO倡導了一個叫作「馬的感知力」體驗館(Horse Sense pavilion)的推廣項目,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為了讓青少年近距離感受馬、「並與它們建立情感連結」。


電視真人秀節目已經見證了攝像頭在每一個角落的威力,如今它已不再局限於設置在航空公司機上乘務組、呼叫中心和/或地產經紀人的身上。最近,澳大利亞一個電視系列片以真人秀的形式,通過鏡頭全程跟蹤賽馬飼養員的日常工作,並對公馬、母馬和馬駒等構成賽馬未來的「重要干係者」進行特寫式的全天生活展示...... 這部16集的系列片除了探索成功繁殖的技巧之餘,還會向受眾介紹各類與賽馬有關的科學,包括基因遺傳、行為方式、訓練和營養學,等等。




而在賽事當中,放置在騎師頭盔中的攝像機則給這項運動的觀賞帶來全新體驗。如同運用在很多其他運動比賽中的技術一樣,它能給粉絲帶來一種真實的即時感。亞利桑那州一個賽馬場管理培訓項目中的學員則將這門技術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他們研發出頭盔攝像機高清技術與GPS和手機/平板電腦應用程序相結合的產品,使賽馬觀賞者有了虛擬與現實融合的新體驗。


我想,包括遊戲和互聯網在內的新技術融入賽馬中,是一個「不得已發生」的既有現實。因為馬匹是「前汽車」世代的寵兒,那時候馬匹在生活中的作用遠遠超過現在,因此人們對馬有更天然的接觸和更深入的認識和興趣。而隨著人口日益城市化,人們與自然日漸疏離——絕大多數人不再有真正與馬匹相伴的機會,馬兒也越來越被視為一種「鄉村產物」。儘管馬作為一種極具魅力的動物、賽馬本身也是激情四射的運動,只是很多城市孩子一輩子都沒學會騎馬,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


快,還要更快


經過幾百年的發展,賽馬中的比賽記錄被大多數人們認為已經達到了極限速度。不過,還是有英國的研究者發現,它們實際上還可以跑得更快。


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今年6月底對這項發現的披露,研究者檢視了1850-1996年和1997-2012年間所有的賽馬比賽,對照了由70388匹馬創造的616,084項時間記錄,爾後發現,賽馬的平均速度一直在持續增長——尤其是1975年以後有了快速提升。具體而言,最好的短途馬速度在1997年與2012年間每年提高了0.1%——乍聽起來這並沒什麼,但它意味著6個弗隆長度比賽的平均優勝成績從72.926秒降到了71.74秒。


研究者將此歸因於賽馬場的地面越硬,馬的速度越快。(當然,地面軟硬也和馬匹的受傷風險、以及致命傷和輕傷比例大小,都有相關聯。)但無論怎樣,數據表明了賽馬記錄還可能遠未接近馬匹的生理極限。這也意味著育馬者將會繼續採用創新手段來推進馬匹速度——可能包括:從新的馬匹種類中提取與分離基因用以提速;儘管通過選擇性繁殖提取基因需要長達數十年時間,但《經濟學人》援引科學家的話稱,仍然值得嘗試用更多新科技與技術來促進馬速的極限突破。


「快、還要更快」的訴求也會為那些「求新求變」的(賽馬)裝束製造商帶來挑戰。去年秋天,澳大利亞科學家研製出了世界上第一款賽馬專用的「3D列印馬蹄鐵」,材料由鈦構成,不僅只有傳統鋁合金裝置的50%重量,據稱也更合腳......不過,故事的亮點發生在——科學家們發現馬蹄的形狀可能在一小時之內就會發生變化,而列印一款3D馬蹄鐵按照目前的工藝技術則需要好幾小時!




(作者托馬斯·史班達是英國BBC製片人、之華媒體專欄作者。本文由中國CMO俱樂部原創首發,轉載請註明來自微信公眾號「CMO俱樂部」。


---
資料來源:賽馬那些有意思的事兒...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