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會上不吹牛,這樣的底氣來自哪兒?

研發實力,核心技術這些從小了看,是保證發布會上保持務實不需要吹牛的底氣所在;而往大了看,卻是保證企業能夠從容面對市場變動,引領市場潮流的資本。這也就是為什麼康寧能夠屹立 160 多年不倒,高通能夠逢凶化吉的核心所在。


上回說到,《如果吹牛是種病,這些廠商已經無葯可救》,最後談了一下為什麼國產手機廠商為什麼喜歡在發布會上吹牛,一個很直接的原因就是這些國產手機廠商沒有自己的核心專利技術,無料可說的情況下只能浮誇起來,用各種經過精心包裝的概念來轟炸消費者。在文章的最後,我也提到了三星索尼 LG 這些巨頭的發布會一直都是有一說一,很少浮誇。為什麼不拿業界最賺錢的蘋果來做說明呢?原因之一就是在 2014 年獲得專利數上,三星索尼和 LG 這三家直接從事智能手機的廠商要排在蘋果前面,這是廠商研發實力的一個佐證。
和這些巨頭廠商相對應的,是美日韓三國依舊處在全球專利市場的壟斷地位,中國去年獲得專利數僅占全球的 2%,因為 2014 年絕大多數專利都涉及計算、軟體及其相關技術,所以我們在專利技術上的落後的直接後果就是我們雖然是智能手機生產大國,但是屬於自己的東西卻少得可憐,屏幕是夏普三星的,處理器是高通或者 MTK 的,基帶是高通的,CMOS 是索尼的,甚至電池電芯是松下的都可以成為發布會的一個亮點。
後來在聽《吳曉波頻道》最近一期講到「中國必須告別山寨王國」的時候,裡面花了很大篇幅講到了這個在 1985 年才成立的企業如何成長為世界五百強,以及移動互聯網時代不可或缺的企業。在最近兩年的 CES 報道中,我也都花了專門的篇幅來講述這個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的成果。作為一家還算年輕的企業,高通走過的歷程,可以成為一些國產廠商的借鑒。
起死回生的 CDMA
關於企業發展道路上,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貿工技或工貿技,一種是技貿工或技工貿。其中區別就是,把技術發展放在何種地位,是在貿易和工廠前,還是后。如果需要做一個對比的話,就很明顯地看到,小米、魅族、360、鎚子等等企業都是把貿易(市場走量)放在第一位,工廠製造基本都是外包,而技術研發上的優先順序並不高,聯想華碩等比較老牌的企業則在工廠製造上也有不小投入。
說實話,在企業道路選擇上,企業有自己選擇的自由,而且,對於企業來說,貿工技其實是 Normal 模式,而高通選擇的技貿工則是 Hard 模式。一開始就把大部分精力和金錢投入到技術研發的高通在發展歷程中也是險象環生,充滿了曲折。
從技術開始的話,意味著高通在初期很難有直接的收入來源,並且這個風險也非常大,如果研發路徑不對或者時機不對的話,前面的努力就基本白費了。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矽谷中的前車之鑒就有不少,上次拜訪英特爾總部的時候,回顧了關於英特爾的一些秘聞往事,其中就有英特爾在存儲業務上的及時轉向,以及在電子手錶領域的滑鐵盧。其實高通曾遇到的挫折要更為嚴峻一些。
1985 年,艾文•雅各布博士等 7 位創始人成立了高通,同年底,Qualcomm 簽訂第一份合同並開始對 CDMA 技術的研究。CDMA 當時是美國軍方使用的一種特有數字無線技術,以保證通訊安全。依靠訂單存活的高通過得並不如意,到 80 年代中後期的時候高通幾乎快要倒閉。轉機出現在了 1989 年,高通證明了 CDMA 的可行性,但也是驚心動魄:
CDMA 演示團隊僅有六個月時間完成技術演示設計,當艾文•雅各布博士于 1989 年 11 月 7 日在聖迭戈登上演講台時,該團隊仍在進行最後調試。雅各布博士在開場白中巧妙地延長了他的發言時間,最終等到了團隊中一位工程師的示意,隨後他完成了那個足以在無線技術史上留名的通話演示。
但是 CDMA 的發展並不迅速,當時的世界是摩托羅拉和諾基亞的。在這個時候,1995 年的高通又做出了一個超前的決定,他們決定建立手機行業的互聯網標準,然後在上世紀 90 年代末砸錢和 Palm 進行當時智能手機的研發,作為 CDMA 技術的發明者,世界首款 CDMA 商用智能手機 pdQ 就是高通和 Palm 聯合開發,它搭載一塊 240x160 解析度的 LCD 屏幕,pdQ 的內部採用主頻 16MHz 的處理器,內存僅有 2MB,可以運行 Palm OS 的應用。
(高通 pdQ 手機)
不過很明顯,在當時的網路和硬體條件下,智能手機並不是一條正確的道路,售價高達 800 美元的 pdQ 的銷量也說明這一點,以至於後來高通把手機業務賣給了京瓷,完全不再直接製造手機。但是作為一家年輕的企業,如此折騰已經讓高通元氣大傷,再一次,高通陷入了危機之中。
到了 21 世紀,中國聯通採用了 CDMA 技術,1994 年就進入中國的高通開始獲得了爆發性增長。然後就是在 2009 年左右開始真正爆發的移動互聯網,這才是高通真正騰飛的起點,表面上看,是高通的晶元在智能手機中得到了廣泛應用,往深了追究,1999 年成為 3G 標準的 CDMA2000 網路更是高通成為產業不可或缺角色的關鍵。
回過頭來看,經歷了不少劫波的高通能夠成長到現在,其中有無數個關鍵節點:
1989 年:Qualcomm 完成歷史性通話,證明 CDMA 可行性 1995 年:香港 Hutchison Telephone 推出全球首個 CDMA 商用服務 1999 年:CDMA 被選為 3G 標準 2002 年:中國聯通 CDMA 網路開通 2008 年:搭載 Qualcomm 晶元組的全球首款 Android 移動終端 G1 面世 2009 年,Qualcomm 推出全球首個完整的多模 3G/LTE 集成晶元組解決方案 MSM8960
決定高通產業地位的,不僅僅是高通份額巨大的智能手機晶元,而是它成為了標準的重要參與制定者。
研發,研發,還是研發
在專利技術大國美國,高通的故事不是唯一,另一家因為移動互聯網而受益的企業也因市場轉變而陷入危機,又因研發實力而化險為夷:
因為市場風向的轉變,有 160 多年的康寧公司曾幾次陷於危難之際,但又因為及時轉向新技術而奇跡般地倖存下來。2001 年互聯網泡沫破碎重創了光纖通信行業,讓以此為主導業務的康寧虧損 55 億美元,股價一度從 113 美元跌至 1.1 美元。後來,公司液晶屏幕的業務拯救了公司。2011 年,液晶屏幕出現了供大於求的情況,康寧股票暴跌 50%,2012 年液晶玻璃業務的利潤下降了 32%。再後來,大猩猩玻璃業務又成為新的助推器。
康寧全球研發基地,蘇利文園區聚集著來自全球 40 個國家的材料工程師,由於玻璃製造的學科跨度非常大,這個基地聚集了化學家、物理學家和各領域科學家,包括陶瓷、光學、機械以及材料工程師。康寧還擁有很多大師級的玻璃吹制工,這些人被稱人親切地稱為「老師傅」。
這是人力投入。
除了人力外,高通的故事還反映了另一個層面的研發投入:財力。
據統計,高通每年在研發方面的投入約為財年收入的 20%。截止目前,高通累計研發投入達到 370 億美元。370 億是什麼概念呢?這是高通目前市值的三分之一還要多,比索尼整個市值還要多,相當於 HTC 現今市值的 36 倍。
和研發投入密切關聯的就是專利的數量,2014 年,IBM 專利大魔王的地位無可撼動,消費電子企業佔據大半,高通位列第七,蘋果則還在十名開外。
(2014 年 IFI Claims Patents Services 公布的專利排行榜)
在高通內部還有一個有趣的規定,一般的企業門禁卡上印著的是所有者的職稱或者職位,但是在高通的門禁卡上,印著的是這個人在研發和知識產權上的貢獻程度:
  • 發明貢獻者:已向公司提交想法,專利申請中

  • 發明家:過去的幾年裡至少貢獻了一項發明專利

  • 發明導師:不僅發明了專利,並且還對同事研究產生巨大幫助

  • 發明大師:在細分領域的專利已經對行業產生了巨大推動

(高通發明家門禁卡)
聯想 CEO 前幾天反省道:
(中國)企業看到好東西,拿來照抄,樂於做山寨;消費者圖低價、圖實惠,忽視質量、忽視服務,願意買山寨、用山寨;政府立法不嚴,執法不力等,最終導致山寨無孔不入。
某種程度上說,山寨和吹牛很像,背後是懶惰、短視、小氣、鑽營、不思進取。華為(大華為,不止華為消費 BG)算是對研發投入很多,大概是年收入的 10%,這已經是中國企業中的翹楚了,也使得華為成為了中國在海外最成功的企業之一,即便這樣,也還是離高通等企業的比例差很多,就更別提其他一些對 Android 負優化的國產廠商了。回看一下國產手機的專利狀況,就會發現它們和美日韓企業完全不是一個量級,國產廠商中專利數量較多的卻是一直比較低調的 OPPO(比如 VOOC 閃充技術仍是充電效率最高的)。
研發實力,核心技術這些從小了看,是保證發布會上保持務實不需要吹牛的底氣所在;而往大了看,卻是保證企業能夠從容面對市場變動,引領市場潮流的資本。這也就是為什麼康寧能夠屹立 160 多年不倒,高通能夠逢凶化吉的核心所在。


---
資料來源:發布會上不吹牛,這樣的底氣來自哪兒?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