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畝田看 「平台」 之殤

36氪微信號:wow36kr


本文作者李曉鵬,畢業於清華大學自動化系,之後進入創投領域,歷任互聯創投投資經理、MadNet孵化器投資總監,主要關注農業、物流、互聯網金融、消費生活領域的創業項目。


這兩天「一畝田」被輿論推到了風口浪尖,隨之而來的關於「一畝田」 的模式之爭也愈演愈烈。在農產品流通的領域,能否像「找鋼網」一樣,出現一個連接上游農產品產地和下游經銷代理商的B2B平台呢?


在此談談我的看法,我認為在任何一個領域,能夠出現一個大平台的前提條件是:平台對接的供求雙方無法或無需產生穩定的交易關係。


舉個例子,「滴滴打車」之所以能夠成為出行領域的大平台,是因為我們每次出行的時候,不會總是使用某一輛固定的計程車、專車或者順風車,也就是消費者和出行服務提供方沒有形成穩定的交易關係。在這個例子中,第一,消費者每次的出行需求是動態變化的(今天從A到B,明天可能從C到D),而且服務提供方所提供的出行服務也是在動態變化中(比如順風車,某一個司機今天這個時間有空,明天可能另一個時間有空了)。第二,消費者更換出行服務提供方的成本是很低的,從選擇A計程車到選擇B計程車,只需要下單后通一個電話即可。這兩點最終使得消費者和出行服務提供方無法也無需形成穩定的交易關係,因而平台具有極大的存在價值。


再舉個例子,「餓了么」作為餐飲的大平台,它之所以能夠存在,是因為消費者和某一家餐廳不會形成穩定的交易關係。也就是說,我們每天不會總選擇同一家餐廳的外賣,因為我們每天的飲食需求是變化的,不會願意一直吃同一種外賣。而且,我們更換餐廳的成本是很低的,搜索後下單即可。這兩點也使得消費者和餐廳無法也無需形成穩定的交易關係。當然,不排除某些「懶人」天天吃同樣的外賣,他們大可以記住該餐廳電話,電話訂餐即可。這就是為什麼「餓了么」做的沒有「滴滴打車」大,因為一部分「懶人」可以和某一家或者幾家餐廳形成穩定的交易關係。


再來一個例子,「途家網」要做中國的Airbnb,它能夠存在的原因也是:消費者不能和某一個房東形成穩定的交易關係。很簡單,我這次旅遊去雲南,下次可能去海南,這次一個人去住單人間,下次一家人去住套間,這次想住普通房間,下次想住總統套房,等等。消費者的需求是變化的(地點的變化,同行人數的變化,房屋檔次的變化等)。同時,房屋的供給也是變化的,比如中秋節期間的還剩1間,國慶節期間的售罄了。而且,我們更換房間的成本是很低的,搜索后預定即可。這兩點使得雙方無法也無需產生穩定的交易關係。但是由於住宿的消費頻次遠小於出行和餐飲,所以 途家網」的規模比前兩者要小。


所以,總結來說:


平台對接的供給和需求兩者越動態變化,供需雙方越無法形成穩定交易關係,比如滴滴打車、餓了么、途家網都是。


需求方更換供應商的成本越低,供需雙方越無需形成穩定交易關係,比如滴滴打車、餓了么、途家網都是。


接下來我們以這個邏輯分析一下「一畝田」。一畝田對接的供需雙方是農產品種植戶(或者產地代辦)和城市一二級經銷商。首先看一下雙方的供給和需求是在不斷變化中嗎?顯然不是。種植戶所供給的產品一般是比較穩定的,比如種植戶A就是種黃瓜的,種植戶B就是種茄子的,A不會今天供給黃瓜明天供給茄子的。從地域上講,A如果在河北的固安縣(固安縣出產黃瓜),那麼他主要供給地就是北京,不會今天供給北京,明天供給上海的。那麼我們可以認為,農產品種植戶的供給是比較穩定的。我之所以用「比較穩定」這個詞,是因為確實有不穩定的地方在:種植戶A供應的黃瓜,價格可能會波動;種植戶A供應的黃瓜,品質可能會波動(因為黃瓜有「大小天」現象,出幾天優質黃瓜,出幾天一般品質黃瓜,交替進行)。但是我認為這兩個波動,還不足以使我們認為農產品供應具有較大動態變化性。


另一方面,一畝田對接的需求方是城市一二級經銷商,他們的需求穩定嗎?答案也是肯定的。經銷商A專門經銷黃瓜,經銷商B專門經銷番茄,他們不會輕易變化的。從品質上講,經銷商A經銷優質黃瓜,經銷商C經銷中品黃瓜,也是比較固定的。因此,城市一二級經銷商的需求也是穩定的。


在供應和需求兩者都比較穩定的情況下,供需雙方就容易產生穩定的交易關係。通俗來講,就是新發地的優質黃瓜經銷商A,一般會選擇一兩個穩定的種植戶(或者代辦)給他們供應黃瓜,他們之間的交易就完全不需要平台的參與。


那麼我們從「需求方更換供應商的成本」這個維度去看,能得出怎樣的結論呢?城市經銷商(或者大型餐廳)想更換供應商的成本是很高的,原因有三:第一,農產品是每天都需要進貨的高頻交易,如果每天需要更換供應商,耗費的精力太大,一般不會有人這麼做的;第二,農產品還是個半標準化的產品,在沒有信任基礎的情況下,無法相信一個陌生的供應商提供的產品品質是否能保證;第三,農產品流通的核心是物流,更換供應商意味著重塑供應物流鏈條,在目前國內物流成熟度和敏捷性不夠高的情況下,這個是很難做到的。基於以上幾個原因,可以得出的結論是:城市經銷商更換供應商成本很高,他們更傾向於建立穩定的供應渠道。


所以,供需雙方動態變化、需求方更換供應商成本足夠低,這兩個原則都沒有滿足,供需雙方就極容易產生穩定交易關係,從而平台的價值就很小了。其實,這也是從根本上解釋了為什麼「一畝田」大力補貼刷單之後,還是沒有使農產品種植戶和經銷商形成通過平台採購的習慣。原因就在於,這個生意本身的特性使得平台存在的價值很小。


那未來「一畝田」的平台價值有沒有可能變大呢?答案也是肯定的,因為畢竟農產品供給方在價格、庫存和品質上是有變動的。但是也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農產品需求方更換供給方的成本要降到足夠低。這就需要做到兩點:提高農產品的標準化程度;加快農產品物流建設,使其更敏捷和易於變化。我認為要解決這兩方面問題還需要2-3年的時間,「一畝田」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得看他們的執行力和融資能力了。


「氪君,我們填上了一個巨大的腦洞,你有興趣報導一下嗎?」「氪君,我們正在進行X輪融資,能讓我們上一次36氪頭條讓土豪瞧瞧嗎?」......今天,氪君端出讓36氪作者為你寫篇閃亮報道的正確姿勢——用滑鼠猛擊閱讀原文吧少年!(軟文?這種特技氪君真沒有!)


--------


創業公司完成第一輪融資的地方,長按二維碼試試看:)


---
資料來源:從一畝田看 「平台」 之殤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值得看看:
→ 
→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發訊息給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