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龍難壓地頭蛇?Uber與滴滴貼身肉搏

點擊標題下「創見」可快速關注


從目前來看,除了蘋果以外,以谷歌,Facebook、亞馬遜等為代表的國外科技巨頭都未能在龐大的中國市場分得一杯羹。Uber現在想要改變這一局面:在中國設立辦事處、將數據中心設在中國、與政府和國內企業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這些措施能否幫助Uber在國內市場取得成功?在面臨著滴滴快的,以及背後騰訊和阿里巴巴兩個巨頭的挑戰的時候,孤立無援的Uber前路如何?

當 Uber CEO 特拉維斯·卡蘭尼克 (Travis Kalanick) 計劃全面攻佔國內打車市場時,他于 2014 年 7 月拜訪了國內打車巨頭滴滴。滴滴時任 CEO 程維稱卡蘭尼克建議滴滴接受 Uber 的投資。「他釋放的信息是,Uber 能夠佔領世界,遲早也會佔領中國。」程維表示。

經過幾個小時的商談,滴滴拒絕了 Uber 的這一提議。當時,程維告訴卡蘭尼克:「雖然全球範圍內你起步比我們早,但終有一天,我們會超越你。」但 Uber 的發言人發出了不同的論調,Uber 表示「會面非常友好,程維還表示是卡蘭尼克給了他靈感。」

隨著 Uber 和滴滴之間的競爭加劇,他們之前的友誼也都化成泡沫。這場數十億美元的燒錢大戰走向高潮。今年 2 月,滴滴和快的合併,程維出任新公司的 CEO。作為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創公司,Uber 發現自己在國內面臨的競爭對手同時獲得了兩大巨頭阿里巴巴和騰訊的支持。

滴滴和快的正在積極融資,開拓市場,吸引更多的司機加入平台。同時,也在積極適應國內嚴格的監管環境。

一個巨大的市場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通勤市場。為什麼這麼說?初步估計,大約有 7.5 億中國人有出行的需求,是美國總人口數的兩倍之多,其中包括 25 座比洛杉磯人口還要多的城市。未來 10 年,中國預計有數億人步入中產階級,打車市場的增長潛力不容小覷。

「在全世界任何其他國家,你找不到任何一個的人口數超多 500 萬的城市達到 80 多個的國家,」卡蘭尼克表示,「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是其他國家難以企及的。」

卡蘭尼克正在努力使 Uber 的業績配得上 510 億美元的估值。今年,Uber 向中國市場投資了 10 億美元,因為中國是 Uber 最重要的海外市場。Uber 打車量前十的城市中,有五座在中國。優步中國也與百度達成了戰略合作關係。六月,卡蘭尼克向投資人表示會時刻關注中國市場的運營狀態。

在佔領傳統的計程車市場之後,滴滴與快的的合體迅速切入了以 Uber 為代表的分享出行市場。滴滴與快的的估值高達 150 億美元,是國內估值第二高的創業公司,僅次於小米。由於滴滴快的與傳統的計程車市場有合作,因此它們稱自己為比 Uber 更友善的攪局者。

在國內市場,滴滴快的處於領先地位,在國內員工人數為 4000 人,而 Uber 僅為 200 人。投資顧問公司 RedTech Advisors 數據顯示,在中國通過智能手機打車的市場中,滴滴快的幾乎處於壟斷地位,其專車和快車也佔據了 80% 的市場。

滴滴快的在國內超過 80 個城市提供專車服務,其中就包括 Uber 提供服務的 16 個城市。Uber 稱計劃明年將業務擴展到另外 45 個城市。在私家車車主數量方面,滴滴快的號稱有一百萬私家車主,而 Uber 並未透露具體的數量,但是六月,卡蘭尼克曾表示優步中國每月在中國相當於創造了 10 萬和全職工作崗位。

一些司機稱 Uber 有著技術優勢,如與百度達成戰略合作后,能夠提供更加精確的定位。而滴滴快的發言人稱阿里巴巴和騰訊提供的地圖與報讀地圖不相上下。

張瑞秋(Rachel Zhang)是北京人,今年 30 歲,兩家的服務都使用過。「有段時間,Uber 更加方便,因為 Uber 給了司機高額補貼,我們也更容易打到車。最近,我用滴滴更多,有多種不同類型的服務可選。更重要的是,Uber 開始漲價了。」

為了在國內市場實現擴張,雙方正在積極布局。優步中國正在尋求 10 億美元的融資,高瓴資本還參加了 Uber 全球的可轉債投資。高瓴資本同時也是滴滴和快的的投資方。

滴滴快的這邊,消息人士稱七月,滴滴快的完成了 20 億美元的融資,超過了公司最初的需求。今年六月份,兩家公司都在積極與投資人對接,尋求融資。但滴滴和快的快人一步,引進了紐約對沖基金 Coatue Management、中國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

為了支撐日常運營,兩家公司都急需現金。消息人士表示滴滴和快的今年的虧損達到數億美元。分析人士稱 Uber 同樣虧損嚴重,但是 Uber 拒絕對優步中國的財務狀況做進一步的說明。

目前為止,中國也許是 Uber 最難啃的骨頭,血戰一觸即發。卡蘭尼克在給投資者的信中稱,中國市場激烈的競爭,「不適合膽小的人。」

Uber 在信中表示 Uber 司機曾誤收到簡訊稱優步中國即將倒閉。同時,Uber 近日也指控騰訊在微信公眾平台上屏蔽了 Uber 賬號,切斷了 Uber 與乘客和司機的溝通渠道。騰訊對此不予置評。

很少有美國的科技公司在國內市場取得了成功,Google 和亞馬遜就是明顯的例子。部分是因為當局更加支持本土企業。為了避免同樣的悲劇,梓 2014 年進駐中國市場以來,Ube 人進行了一系列的本土化工作。「我們要確保優步中國獨立運作,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卡蘭尼克稱。

非法運營

從政策上看,專車在國內絕大多數城市都是違法的。不過滴滴和快的表示正在於上海和珠海有關部門合作,為專車的合法化鋪路。7 月,北京市政府指責滴滴快的、Uber 的專車服務加劇了交通的堵塞,並且稱它們涉嫌非法營運和偷稅漏稅。『

據新華社報道,今年以來,已經有超過 1200 名滴滴快的、Uber 的專車司機被北京有關部門查處。Uber 等均表示正在與政府通力合作,會為這些司機支付罰款。北京和上海的交通部門均未對此做出回應。

北京交通委員會表示:優先發展公共交通是當務之急。在某些城市,有關部門對 Uber 的辦事處進行了突擊檢查。但是兩家公司都不認同這個觀點,它們都認為拼車等其他服務能夠緩解大城市擁堵現狀。

雖然兩家公司都試圖通過與計程車司機合作來實現合法化,但是專車司機仍然會避免前往機場、火車站等監管嚴格的地方。專車司機會通過微信互通有無,獲悉執法人員的動態。

儘管監管方面的爭議仍在繼續,但是程維近期在發布會上還是表示:「我們在中國最嚴酷的市場中生存了下來。」

但是傳統的計程車行業不會坐以待斃。在很多城市,計程車司機收入急劇下滑,於是他們會組織一些抗議活動。北京的一位計程車司機說專車進行市場以前,他的收入在 8000 元左右,但是現在只有一半了。「有些我認識的計程車司機已經轉行去開專車了,我也有這個想法。」他說。

滴滴快的也極力與計程車行業保持合作關係。柳青說:「我們的經營理念不是徹底的顛覆這個行業。」這番言論暗指 Uber 意圖對計程車行業進行顛覆。

分析人士稱滴滴快的作為本土企業,有政府撐腰。不過卡蘭尼克也在朝著這方面努力,與政府和企業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他表示 Uber 國內業務的數據伺服器已經位於中國境內。

這樣一來,政府就可以對這些數據進行審查,從而避免被封殺。同時,Uber 也聘請一些政府官員擔任要職。

吸引司機

司機是兩家公司必爭之地,因為司機的數量將直接影響乘客的等待時間,從而決定服務質量。「如何留住司機,如何促進司機數量的增長,這是任何一家想在中國移動出行領域有所斬獲的公司必須思考的問題。」劉青說。

目前,兩家公司都是通過各種補貼來吸引司機的加入,簡稱「燒錢」。其中,Uber 的補貼力度更大,在北京,有些司機在高峰期每周可獲得高達 7000 元的補貼。另外,推薦好友等也能獲得相應的收入。

但是一旦這些獎勵都不復存在了,司機還會繼續工作嗎?

補貼減少、虛假訂單等等問題都給 Uber 在中國的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在各種爭議、競爭和監管之中,卡蘭尼克稱:「Uber 面臨的主要問題是:Uber 是否被允許在中國市場取得成功?」



---
資料來源:強龍難壓地頭蛇?Uber與滴滴貼身肉搏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聯絡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