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公司融資造假調查:80%創業者都在說謊


融資造假近些年在創業公司內越刮越甚,連已上市的公司也被爆牽涉其中,但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那些曾涉嫌融資造假的互聯網企業,有的在被漸漸遺忘,有的雖有可稱為「傳奇」的成功,但未來將如A股走勢般凶險。


資本漲潮時,謊言和故事能一個接一個地講下去,擊鼓傳花總能找到下一個「接盤俠」。


這是互聯網最好的時代,優秀投資者、創業者層出不窮,日新月異改造著各行各業,但這些精英們,卻在同一個簡單的謊言面前無能為力。


誇大虛報融資金額,正成為創投圈公開的潛規則,並在外界不痛不癢的批評聲中愈演愈烈。


「80%以上的創業公司都會虛報融資,人民幣變美元,融資金額乘以3倍5倍太平常,甚至乘以10倍的都大有人在,而把根據業績情況分階段到位的投資變成一次性融資更是普遍做法。」諸多接受騰訊科技採訪的創業者承認。


多位投資圈人士則向騰訊科技聲稱,國內科技公司中實際融資額能達到1億美元以上的少之又少,A輪融資真達到1億人民幣的公司2015年也很難超過15家——事實上,據騰訊科技統計,目前A輪對外宣稱融資億元及以上的公司至少有60家,其中的水分不言而喻。


困難在於,對於外界而言,要想掌握創業公司融資造假的證據困難重重。在當下的浮誇環境和風氣中,所有創業者、投資人都已裹挾其中,身不由己。很多創業者向騰訊科技坦言,自身或多或少存在虛報金額的行為,但他們顯然不會願意提供詳細數據和證據,而相關投資方,也完全沒有「大義滅親」的動機。


不過,近期全球資本市場持續動蕩,風險蔓延或將逐漸逼出創投領域的融資泡沫。創業公司此前通過虛報融資把自己的估值拔高到誇張地步,但在融資趨緊、投資人愈加謹慎的趨勢下,如果公司本身業務和產品不夠過硬的話,恐怕很難再找到下一輪融資。資本冷卻階段,那些估值虛高的創業公司很可能被打回原形。


億元融資成造假重災區


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將融資造假描述為「行業內的一種新默契」。「中國商業文明真要達到實話實說、形成人人恪守的底線,還得要若干年。」徐小平告訴騰訊科技。


今年2月,徐小平便曾發起倡議,抵制創業公司虛報融資。「虛報融資額的事件還是不斷上演,甚至徐小平自己投資的某物流公司都沒有遵守這個倡議。」不過,快貨CEO潘先林卻向騰訊科技表示。


「融資金額數字後面多加一個零,把單位里的人民幣換成美元,再或者直接誇大三五倍,這些都是常有的事,我們已經見怪不怪了。」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資人表示。


據知情人士透露,個性智能理財平台銅板街曾在2013年12月對外宣稱完成千萬美元A輪融資,但實際情況是,銅板街A輪融資額僅為200萬美元,也就是說,銅板街對外宣稱的融資額是在真實融資額的基礎上再乘以5。


「如果一個看起來不是特別優質的項目融到了比較好的價格,基本都是有水分的。」志成資本創始人鄧海韜直言。


作為主角,創業者往往離事實的真相更近一些。房司令CEO吳超告訴騰訊科技,目前80%以上的創業公司都會虛報融資額,三五倍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很多公司會在真實融資額的基礎上直接乘以10倍。


這一說法得到部分其他創業者的證實。另一悲觀的結論是,目前幾乎所有的創業公司在公布融資時,都會或多或少地虛報。深圳創東方投資總監李享則強調,O2O市場、智能硬體領域以及互聯網金融領域,估值泡沫比較普遍,媒體曝出的離譜融資金額「僅供參考」。


在保密協議的保護傘下,查證創業公司造假非常困難。但是涉及上億規模的融資額,依舊是行業的一個坎,往往可以從數據和估值慣例等方面,判斷一家公司融資是否存在水分。


源碼資本曹毅說,融資1億美元的公司非常少,這意味著公司成為行業「獨角獸」公司,但目前市場上很多號稱融資1億美元的公司,無論領域、業務還是規模,其實都和獨角獸公司相差較遠。


除了1億美元以上的融資容易受到關注之外,A輪融資號稱1億人民幣以上的融資額也是一個分界線。


而騰訊科技梳理髮現,2015年,有報道稱A輪融資達到1億人民幣或者2000萬美元及以上的公司,便超過60家,其中有多家甚至連投資方都沒有公布。


虛報造假融資成通病


這兩三年隨著投資和創業熱潮的興起,在各方作用下,虛報融資已經成長為積重難返的「怪物」,挾持了整個行業,圈內大部分人或主動或被動地都成為了「不穿衣服的國王」。


一位匿名投資人士向騰訊科技強調,80%以上的投資機構在投了新項目后,會希望存在部分融資水分,一方面有利公司加大知名度,一方面有利於下一輪融資時獲得更多利益,因此對創業公司融資虛報現象三緘其口。


融資造假成為普遍現象的政策漏洞在於,創業融資披露缺乏有效監管。媒體難以對融資額度、銷售業績進行核實,國家對創業企業的信息披露也沒有規定。


此外,虛報融資難以停下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因為其成為創業公司打擊競爭對手的重要手段。


綜合來看,創業者虛報融資額,有多方面原因:


1)給媒體宣傳提供爆料點,借勢營銷;


2)給競爭對手製造壓力;


3)給投資機構的LP看;


4)投資機構默許虛報數目,借機提高品牌知名度。


由於創始團隊和投資人都有簽訂保密協議,所以短期來看,如果公司不上市進行財報披露,謊報的投資額度很難被揭穿,「造假」幾乎等於零風險、零成本。大家謊報數目的最終結果可能逼迫競爭對手變本加厲,攀比著虛報融資額度,在勢頭上壓倒對方。


造假成難逆轉的行業慣性


這兩三年隨著投資和創業熱潮的興起,在各方作用下,虛報融資已經成長為積重難返的「怪物」,挾持了整個行業,圈內大部分人或主動或被動地都成為了「不穿衣服的國王」。


一位匿名投資人士強調,80%以上的投資機構在投了新項目后,會希望存在部分融資水分,一方面有利公司加大知名度,一方面有利於下一輪融資時獲得更多利益,因此對創業公司融資虛報現象三緘其口。


融資造假成為普遍現象的政策漏洞在於,創業融資披露缺乏有效監管。媒體難以對融資額度、銷售業績進行核實,國家對創業企業的信息披露也沒有規定。


此外,虛報融資難以停下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因為其成為創業公司打擊競爭對手的重要手段。


「虛報融資已經變成打壓競爭對手和打亂競爭對手發展節奏的重要戰略手段了。」青山資本合夥人張野認為。對此,藍石天使創始合夥人桂曙光也表示,虛報金額並借機宣傳營銷,能給競爭對手市場、融資、人才等方面製造壓力。


對創業者而言,報一個比較高的數字,對競爭對象來說,如果對外報的投資額比較少,就會被認為實力不夠。投資方雖然知道實際投資金額,但是也往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禮物說創始人溫城輝表示。


「虛報融資是一種善意的謊言,所以並不叫欺騙。」一位租房分期領域的創業者甚至直言,創業公司根本沒有必要告訴外界融資多少,宣布融資額只是對外的一種說法(包括其公司的千萬美元Pre-A輪融資),外界自己判斷信任與否。


不過,當虛報融資發展到公開潛規則的時候,虛報融資所帶來的好處已經遠不如從前。按照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的說法,乘法很容易,除法也並不難。


「虛報融資在當前的環境並沒有帶來太多惡劣影響,又受保密協議保護,大勢已成,整個行業還是會根據慣性前進。」持上述觀點的投資人不在少數。


即便是今年年初,徐小平和王冉等投資人就已經倡議行業人士抵制創業公司虛報融資額,但挑戰「行規」的難度太大,敢於揭發的人太少,以徐小平在投資圈的地位,敢做的也只是「溫柔地亮出反對牌」。


但是這一情況恐怕將隨著資本寒冬期的到來迎來轉機。資本漲潮時,謊言和故事能一個接一個地講下去,擊鼓傳花總能找到下一個「接盤俠」;但退潮時,裸泳者就很難找到遮掩,也很難避免退場的命運。


「現在企業經常把融資數字說得大一些,競爭對手也把數字說的大很多。走得太快、拔苗助長,往往會給這個公司發展留下陰影,留下的課需要去補,這種規律沒有辦法改變。」紅杉資本創始人沈南鵬表示。


梅花創投合夥人吳世春、金沙江創投投資副總裁羅斌、長石資本管理合夥人李侃等人此前都表示,資本市場的動蕩意味著融資的寒冬期到來,處於B輪和C輪融資階段的公司最危險,很可能因為資金短缺會出現死亡潮。


創業公司通過虛報融資,把自己的估值拔高到了一個誇張的地步,在融資趨緊、投資人愈加謹慎的趨勢下,如果公司本身業務和產品不夠過硬的話,恐怕很難再找到下一輪融資。資本冷卻階段,那些融資和估值虛高的創業公司很可能成為首先被擠出的泡沫。


(來源:騰訊科技)



長按指紋「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我們!


---
資料來源:創業公司融資造假調查:80%創業者都在說謊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 客服信箱
一則未讀訊息
聯絡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