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資入寬頻,最後一公里打通?

  「寬頻接入市場向民資開放,首先保證了民間資本進入的合法性,企業發展再也不用因為擔心政策不明晰而謹小慎微。更重要的是,此次開放在業務運營層面進行了規範和引導,這不僅有利於激發民企發展的積極性,還將一定程度遏制接入網市場的諸多亂象。」一家駐地網運營商負責人向記者吐露心聲。

  但是,寬頻業務具有天然的壟斷性,民資進入電信領域的初衷是想打破三大運營商的壟斷,但隨著民資的進入可能帶來局部壟斷。與移動轉售業務的發展情況類似,定價權短期內仍掌握在基礎運營商手中,民營企業沒有議價權;絕大多數進入寬頻接入市場的民企短期內難以建立起品牌服務能力。正所謂「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寬頻接入市場中民企的發展之路依然漫長。

  民企或形成局部壟斷?

  與移動轉售業務開放時基礎運營商「猶抱琵琶」相比,三大運營商對於寬頻接入市場開放的態度變得主動熱情。這在Strategy Analytics高級分析師楊光看來,是由於基礎運營商對於市場對於民資注入的迫切需要,從而緩解其在寬頻建設上背負巨大資金壓力,因為今年三大運營商有一個共同主題——甩開膀子搏4G。

  但楊光也表示出了擔憂,「寬頻業務具有天然壟斷性,民資進入電信領域的初衷是想打破三大運營商的壟斷,但隨著民資的進入可能帶來一個新的問題,局部壟斷。目前國內部分小區已經出現了只能安裝某一指定公司提供的寬頻服務的現象,消費者被剝奪了選擇權。」楊光這樣告訴《中國電子報》記者。

  為避免出現這一問題,在工信部發布的《關於向民間資本開放寬頻接入市場的通告》中,明確禁止了民營企業和房地產商、物業管理公司或業主委員會等第三方簽署含有排他性條款協議,以保障用戶自有選擇權。但Gartner技術與電信運營商首席分析師付宏星認為,這隻單方面規範了運營商的行為,並不會對物業壟斷寬頻的問題造成直接影響。

  「寬頻接入的最後一公里問題每個國家都會有,並非僅僅依靠政策便能夠解決。特別是在寬頻接入網建設放開之後,由於逐利的本質,民企也更希望能夠建設實現端到端網路的排他性控制,要破除物業壟斷問題需要依靠立法和管制。」付宏星解釋說。

  楊光對此表示認同,另外他表示除了加強監管之外,國際上的成功經驗或許值得借鑒。「從國外運營商來看,通常採用協商共享的方式解決局部壟斷問題。監管部門允許先進入小區的運營商在最初的幾年裡實現單一運營,獲得一定收益之後,必須要向其他運營商開放,這與鐵塔公司成立的共建共享思路相近。」楊光說。

  民企還是沒有議價權?

  時間回到2013年年底,移動轉售業務落地,經過一年多發展,移動轉售企業規模小成,但其間出現的批零倒掛、互聯互通等問題都曾在行業內引起了不小風波,時至今日仍未能完全解決,而對於寬頻接入業務,類似的問題猶在。

  前文提及的那位駐地網運營商負責人向記者舉例說道:「在出口帶寬的定價方面,信產部2001年向民資開放寬頻駐地網業務時,並未對基礎運營商有明確規定,使得僅在這一方面,手握『定價權』的基礎運營商便牢牢卡住了部分民企的『喉嚨』。」


---
資料來源:民資入寬頻,最後一公里打通?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