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AMD女CEO:不想活在他人的陰影下

獨家?|?AMD女CEO:不想活在他人的陰影下 財富中文網 / 深度指數: 分享到微信

作為第一位執掌大型半導體的女性CEO,蘇姿豐堪稱華人之光。在接受《財富》獨家專訪時,她暢談了自己為這家科技巨頭制定的復興計劃,以及她對技術變革,職業女性如何在一家《財富》500強企業打破晉陞瓶頸等問題的看法。

作者:Michal Lev-Ram

去年十月,蘇姿豐成為一家大型半導體公司的首位女性掌門人。作為超威半導體(AMD)的新CEO,這位經驗豐富的技術專家也由此成為《財富》500強企業中僅有的25名女性CEO之一。過去幾個月,她一直試圖令超威重返盈利軌道,因為超威像英特爾一樣,近來也遭受了PC銷量下滑的衝擊。上周,蘇姿豐在拉斯維加斯的CES展上接受了《財富》的獨家專訪,詳解了她的公司復興計劃,她對自己在超威打破女性職業晉陞瓶頸的看法,以及她對遊戲的熱情。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採訪摘要:

《財富》:你上任已經幾個月了。你打算做些什麼?你的計劃是什麼?

蘇姿豐:差不多90天了,感覺非常好。我已經在這家公司工作幾年了,在半導體行業也已經摸爬滾打了20多年。運營像超威這樣一家公司是非常有意思的。上個季度的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路上,花了很多時間見客戶、合作夥伴和員工。最有意思的事就是討論技術,它為什麼令人興奮,為什麼重要,我們為什麼要做它。我從小就是個「極客」,而現在它成了我的生活

我的背景一直是半導體,所以我覺得,生產晶元、看著我們設計的產品進入電子設備,是一件很酷的事。我認為我想為超威建立的願景就是,我們是一家技術非常先進的公司,而且我們要做的正是未來五年裡應用最廣的東西。未來聯網的設備將達到500億台,而且也將會有各種不同的設備。比如說,你的PC和汽車都需要計算和虛擬化。那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展望未來,你如何讓這家公司實現差異化?

讓業務多樣化絕對是一件好事。但在我看來,更重要的是產品的應用,以及我們能夠促成什麼、啟發什麼。我認為超威正處於最好的時期,因為我們能讓客戶做一些以前做不了的事情。那並不是公司的歷史——我們過去一直被很多人視為第二選擇。我認為我們確實需要改變這一點。兩年後如果我再坐在這裡,你應該會想:「嘿,這麼多非常酷的東西都有超威參與。」到那時,超威將不再是位於其它公司之後的第二選擇。

你們正在參與開發哪些非常酷的產品,能舉個例子嗎?

比如iMac 5K顯示器。它集成了我們現有的全部技術,還有圖形和虛擬化等等,而且外形也很漂亮。此外還有遊戲機,它是一個具有很大潛能的產品。我家裡就有很多遊戲機,在家裡開假日派對的時候,我們就會玩《舞力全開》(一款由Ubisoft公司開發的「旋律遊戲」)。它不是一個對戰遊戲,而是一種全新的社交方式,而且把科技推到了前沿。我想這就是我希望超威能夠享有的聲譽——你知道,我們會把很酷的應用推向市場。

你進入這個行業已經很長時間了,它有什麼變化嗎?目前似乎有許多公司都更換了掌門人,而且技術變革的速度也非常快。

變革的速度已經加快了。它不再是按年來計算,你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周期看到變革。先把管理層更換放在一邊——因為每家公司都有管理層變革,那未必是一個主要因素。市場也在發生變化,因為技術的變革實在太快了。想想我們從PC過渡到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再到現在所用的時間,特別是現在這些東西中沒有任何一項占統治地位,而是幾百種設備都變得很重要,我想這的確是因為這些變化已經加速,它使我們這些搞科技的人變得更聰明瞭,或者更能預見到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因為如果我們今天做出一項技術投資,三年就可以見到效果。所以我們必須能夠預測三年後會發生什麼。

我曾開玩笑地說起這一點,但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超威沒有進入智能手機行業。我說:「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但你應該在三年前問我。」你今天問我的問題應該是三年以後什麼最重要。這正是為什麼我覺得這個行業非常有意思,因為重要的是我們未來要投資什麼。

但目前還是有很多資金投在了移動上,沒有進入移動領域是不是一個錯誤?

我想這個決定是三年前做出來的。我認為我們必須揚長避短。雖然賣出去的手機的確很多,這也很好,但我們的優勢在於計算和虛擬化,所以發揮優勢很關鍵。

超威同時在兩個非常大的市場里博弈(PC和遊戲),但沒有主宰其中任何一個。這是不是一個問題?

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是,隨著公司的進一步發展,我可能會對市場做不同的定義。未來市場將由那500億台聯網設備來定義。所以問題是,未來會不會演變成有很多的應用,需要各種不同的技術滿足不同的應用。我認為超威就有一系列不同的技術,可以滿足大量應用。它與那種按季度衡量的「小步快走」的變革是不同的。在後者的語境中,你可能會更關註誰贏誰輸,或者佔了多少市場份額。

所以你是說,市場的主宰者可能會變,因為市場類別本身可能會變?

是的。我堅信計算領域的創新仍然處於早期階段。雖然現在你的手機已經挺不錯了,但語音識別和麵部識別功能仍然不是很好。所以還有很多的創新要做。

執掌這家公司是不是你一直渴望做的事情?

當然這是我一直渴望的。我在麻省理工學院的很多同學都是工程師。然後有一天我開始工作了,我問自己:「為什麼這麼多麻省理工的博士要給哈佛的MBA打工?」為什麼會是這樣?另外很多工程師包括我自己都會想:「為什麼這些人做的決策這麼蠢?」所以自己去當決策人是挺有意思的,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機會。

你也是第一個執掌一家大型半導體公司的女性。

我聽說了。

這對你是一個重大的里程碑嗎?

我覺得很光榮。這是因為如果你在我小時候問我,長大了想當什麼,我的答案很可能就是這樣一份工作。現在我上任剛剛90天,還談不上能帶給這家公司多大的影響。但當你在三年或五年以後評價超威時,如果你覺得這位CEO帶來了一些特別的東西,留下了一筆很出色的資產,我就會覺得那是一個很不尋常的評價。那比我現在是不是第一位女性CEO要重要得多。

譯者:樸成奎

審校:任文科

微信:財富中文網 微博:@財富中文網

?

---資料來源:獨家?|?AMD女CEO:不想活在他人的陰影下
---
資料來源:獨家?|?AMD女CEO:不想活在他人的陰影下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