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本份‧平凡人生】文集《生活篇》

文/張忠本我家的寶-大瑞「寶」表示她的重要性與價值。如果沒有大瑞,我不知道家裡有多少存款,也不知道存摺在哪裡;如果沒有大瑞,沒有人陪我去看醫師,每天催促我按時吃藥,我也不知道每天要吃那些藥;如果沒有大瑞,我們家不會一塵不染、條理整齊;如果沒有大瑞無微不至的照顧,當然我今天也不至成為「生活白癡」。如果沒有大瑞,我與親人及同事的關係,可能不如今天的和諧;如果沒有大瑞,我可能更疏於對親人的關懷與照顧。「寶」也表示大瑞的浪漫與天真。大瑞雖也是公務員子女,惟岳父具醫師專業,任中階主管;她自小住公務「官邸」,搭公務車,大小姐未嘗過貧窮滋味,卻天真的嫁給我。我出生於公務員家庭,兄弟姊妹七人,家中自小寅吃卯糧。我們結婚時,父親已過世,家無恆產。我只是公司一個小職員。工作幾年僅有的存款,在籌辦婚禮時已花光。成家後買房子背債,為了繳付貸款,我們花費錙銖必計。大瑞除了節衣縮食、勤儉持家,還要身兼教職。最辛苦的時候是孝愷四歲,大瑞又懷了孝惇,每天天剛亮,挺著大肚子,抱著大包考券,先牽著孝愷趕公車去上托兒所,再趕七時多到補習班上課。冬天出發時,天色未明,孝愷鬧起床氣;夏天中午回家頂著大太陽,孝愷怕熱,又鬧午覺。...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