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養育出有道德感的孩子

  孩子學習倫理和道德,不是來自你怎麼告訴他的,而是來自你如何對待他。

  在生命的最初幾周或幾個月,當你懷抱寶寶,你可能會注意到,抱他離你胸膛很近的時候,他會覺得你皮膚溫暖、心跳平穩可靠,很是舒服。或者你還能注意到,把他卧室里的遮陽物放低,讓他充分放鬆,能讓他和你正式交換目光。

  這些舒適的小小接觸,讓你的孩子更深切地感受到關愛。當你試著關注他的身體需求時,在他餓哭的時候去感受他,或者在他胃痛的時候安撫他的後背,他會體驗到你微笑中的情感芳香,你對待他時的溫柔親切。隨著時間推移,在你的幫助下,他不僅希望從他人那裡獲得關心,還會把這種關心撒播到別人身上,因為他知道那種感覺有多好。

  通過幾年的研究,我很難過地發現:如果很小的孩子得不到適當的關愛和尊敬,他就會具有強大的破壞性。被粗魯對待和虐待的孩子會有一種很強的傾向,希望以粗魯、虐待回報別人。當家長、照顧者或其他權威人士在場時,他們就會隱藏這種傾向,表現出我是個“好公民”;但是當他們一旦離開這些權威人士,他們早期遭受的粗魯和漠不關心的對待,就會經常反映在他對待其他孩子和動物時表現得粗魯或漠不關心,他們這樣做時通常會感到難過和沮喪。

  對於這些孩子,“做好”僅僅意味著讓事情結束。他們遵守規矩只因為對他們有益。因為從未品嘗過被關愛的內在的甜蜜快樂,他們從沒有從直覺上認為關心和幫助別人會感覺很好。

  在8個月到18個月的時候,孩子快樂地做出一些姿勢能讓自己明白這個世界是個邏輯的所在,在這裡,歡樂的叫喊,拉你的袖子,懇求的目光,都將得到鼓勵的回報。他也開始把自己看成是與你們分開的,是一個有價值的被愛護的玩伴。這個遊戲為他提供了早期對與錯的教育。當他跨過行為之限,你皺眉,緊緊抓住他的手,表情難過,有力地搖頭,這些都是可以看得見的說明,那就是他做錯了。

  在孩子蹣跚學步期間,孩子們想要確定做事的準則:打人是不好的,分享是好的。當你的孩子在兩歲半玩恐龍遊戲時,或者孩子在3歲讓他的玩具消防員成為超級復仇英雄時,如果你坐在地板上,加入他的遊戲,那麼你的孩子就不會過於激動,滑向“壞”的行為。在“壞”的行為中,他會傷害自己或其他人,或者打破玩具,或者二者都會。

  這時他需要可靠的限制設定,這是只有你或其他愛他的看護者才能提供的。當他遭遇一場災難,因為事情不是按他所想發展,或者他故意踢他的玩具,你必須要支配他時,你要把他急需的冷靜強加給他。

  用激怒的表情和威脅去嚇孩子,不能產生倫理或道德上的價值,設定雖然嚴格但卻溫和而持久的行為限制,配以尊重與共情才能產生這樣的價值。所以當他要發脾氣時,首先試著讓他安靜,用共情的語調、平靜的聲音評論他的挫敗,然後謹慎地嘗試轉移他的注意力,將他引向一個平靜但快樂的活動上。即使你沒能立刻幫助他恢復冷靜,他也能感受到你和他在一起,你站在他這邊。由於你的孩子受到尊重的對待,所以當你實施一個限制的時候,他很少會自衛性反抗。

  如果他的弟弟拿了他心愛的玩偶,他猛打弟弟,或者採用其他不妥的方式,你第一個命令可能是讓他站到一邊,幫他平靜下來。當他呼吸稍微平靜,你可以拿出“唱紅臉”的架勢,和他談為什麼他的壞行為不能繼續,儘管你知道他生氣了。這樣的談話最好遠離“犯罪”現場,這樣你的孩子就不會看到讓他生氣和沮喪的根源,會專心聽從你的安慰。

  接下來,你要和他談談他需要限制自己的行為,以及這些限制是什麼。然後,讓他確信,懲罰結束后,一切都會好起來。不要阻止他表達他的不快或生氣,但要幫助他改變表達,減少他的負能量。你要帶著尊重的心情去傾聽,但是要指出他的行為帶來的後果,這是他確實沒有想到的。當他最終不再發抖,以及所有的被壓抑的沮喪都消失后,試著安慰他:他下次怎樣可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憤怒。最後,讓他知道你也經歷過同樣的情感,而且你知道不讓它變遭很難。你的同情會讓他平靜,也讓他再次確信,這會讓他也挽回一點面子。

  孤立他,或者讓他自己待在他的房間里,通常不能幫助他控制。這種懲罰的特點是會破壞你和孩子之間建立起的溫情。讓他坐在你旁邊的椅子上,安靜地待一會兒,不讓他玩他喜歡的遊戲;或者讓他和你一起做些家務。這種限制既含著尊重也很令人欣慰。他會內化這種情感,希望以後能控制它們。

  當孩子漸漸了解到世界上的事並不總是公平的,他會越來越進入一種不清不楚的狀態:在看似絕對公平的世界,他可能要作出倫理或道德上的選擇。他已經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讓他避免了很多模糊、很多不容易回答的問題,讓他脫離了這個大世界,但是現在他要加入群體中,要自己冒險,他正面對更多道德難題。

  孩子學習倫理和道德,不是來自你怎麼告訴他的,而是來自你如何對待他。

  在生命的最初幾周或幾個月,當你懷抱寶寶,你可能會注意到,抱他離你胸膛很近的時候,他會覺得你皮膚溫暖、心跳平穩可靠,很是舒服。或者你還能注意到,把他卧室里的遮陽物放低,讓他充分放鬆,能讓他和你正式交換目光。

  這些舒適的小小接觸,讓你的孩子更深切地感受到關愛。當你試著關注他的身體需求時,在他餓哭的時候去感受他,或者在他胃痛的時候安撫他的後背,他會體驗到你微笑中的情感芳香,你對待他時的溫柔親切。隨著時間推移,在你的幫助下,他不僅希望從他人那裡獲得關心,還會把這種關心撒播到別人身上,因為他知道那種感覺有多好。

  通過幾年的研究,我很難過地發現:如果很小的孩子得不到適當的關愛和尊敬,他就會具有強大的破壞性。被粗魯對待和虐待的孩子會有一種很強的傾向,希望以粗魯、虐待回報別人。當家長、照顧者或其他權威人士在場時,他們就會隱藏這種傾向,表現出我是個“好公民”;但是當他們一旦離開這些權威人士,他們早期遭受的粗魯和漠不關心的對待,就會經常反映在他對待其他孩子和動物時表現得粗魯或漠不關心,他們這樣做時通常會感到難過和沮喪。

  對於這些孩子,“做好”僅僅意味著讓事情結束。他們遵守規矩只因為對他們有益。因為從未品嘗過被關愛的內在的甜蜜快樂,他們從沒有從直覺上認為關心和幫助別人會感覺很好。

  在8個月到18個月的時候,孩子快樂地做出一些姿勢能讓自己明白這個世界是個邏輯的所在,在這裡,歡樂的叫喊,拉你的袖子,懇求的目光,都將得到鼓勵的回報。他也開始把自己看成是與你們分開的,是一個有價值的被愛護的玩伴。這個遊戲為他提供了早期對與錯的教育。當他跨過行為之限,你皺眉,緊緊抓住他的手,表情難過,有力地搖頭,這些都是可以看得見的說明,那就是他做錯了。

  在孩子蹣跚學步期間,孩子們想要確定做事的準則:打人是不好的,分享是好的。當你的孩子在兩歲半玩恐龍遊戲時,或者孩子在3歲讓他的玩具消防員成為超級復仇英雄時,如果你坐在地板上,加入他的遊戲,那麼你的孩子就不會過於激動,滑向“壞”的行為。在“壞”的行為中,他會傷害自己或其他人,或者打破玩具,或者二者都會。

  這時他需要可靠的限制設定,這是只有你或其他愛他的看護者才能提供的。當他遭遇一場災難,因為事情不是按他所想發展,或者他故意踢他的玩具,你必須要支配他時,你要把他急需的冷靜強加給他。

  用激怒的表情和威脅去嚇孩子,不能產生倫理或道德上的價值,設定雖然嚴格但卻溫和而持久的行為限制,配以尊重與共情才能產生這樣的價值。所以當他要發脾氣時,首先試著讓他安靜,用共情的語調、平靜的聲音評論他的挫敗,然後謹慎地嘗試轉移他的注意力,將他引向一個平靜但快樂的活動上。即使你沒能立刻幫助他恢復冷靜,他也能感受到你和他在一起,你站在他這邊。由於你的孩子受到尊重的對待,所以當你實施一個限制的時候,他很少會自衛性反抗。

  如果他的弟弟拿了他心愛的玩偶,他猛打弟弟,或者採用其他不妥的方式,你第一個命令可能是讓他站到一邊,幫他平靜下來。當他呼吸稍微平靜,你可以拿出“唱紅臉”的架勢,和他談為什麼他的壞行為不能繼續,儘管你知道他生氣了。這樣的談話最好遠離“犯罪”現場,這樣你的孩子就不會看到讓他生氣和沮喪的根源,會專心聽從你的安慰。

  接下來,你要和他談談他需要限制自己的行為,以及這些限制是什麼。然後,讓他確信,懲罰結束后,一切都會好起來。不要阻止他表達他的不快或生氣,但要幫助他改變表達,減少他的負能量。你要帶著尊重的心情去傾聽,但是要指出他的行為帶來的後果,這是他確實沒有想到的。當他最終不再發抖,以及所有的被壓抑的沮喪都消失后,試著安慰他:他下次怎樣可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憤怒。最後,讓他知道你也經歷過同樣的情感,而且你知道不讓它變遭很難。你的同情會讓他平靜,也讓他再次確信,這會讓他也挽回一點面子。

  孤立他,或者讓他自己待在他的房間里,通常不能幫助他控制。這種懲罰的特點是會破壞你和孩子之間建立起的溫情。讓他坐在你旁邊的椅子上,安靜地待一會兒,不讓他玩他喜歡的遊戲;或者讓他和你一起做些家務。這種限制既含著尊重也很令人欣慰。他會內化這種情感,希望以後能控制它們。

  當孩子漸漸了解到世界上的事並不總是公平的,他會越來越進入一種不清不楚的狀態:在看似絕對公平的世界,他可能要作出倫理或道德上的選擇。他已經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讓他避免了很多模糊、很多不容易回答的問題,讓他脫離了這個大世界,但是現在他要加入群體中,要自己冒險,他正面對更多道德難題。


---
資料來源:怎樣養育出有道德感的孩子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繼續閱讀文章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