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玩具

那天,看到鄰家的小男孩手裡用細繩子「牽」著一隻青蛙,小男孩的母親在一旁照看著他,嘴裡不停地數落著他的頑皮:「家裡那麼多玩具,哪一樣不好白相?跟你說田雞(亦即青蛙)很髒的,你就是要白相。真是個不聽話的小囡……」我不禁莞爾——這青蛙,也是我兒時的玩具,只不過,那時的我並非玩膩了其它玩具才打青蛙的注意——我的童年時代幾乎沒有得到過從商店買來的玩具。

我的童年時代是在一個貧窮的小村度過的。父親雖然在城裡當工人,但是收入微薄。而母親呢,因為生產隊男女同工不同酬,再加上當時「大呼隆」式的農業生產體制效益極差,母親辛勤勞動一年的報酬往往只不過是幾擔米、幾擔地瓜、幾百斤柴火。父母的收入只能勉強解決一家四口的飽暖而已。

每一次跟父親到城裡去逛商店,最喜歡看的就是玩具櫃檯。看著櫃檯里可望而不可及的各種玩具,我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囊中羞澀的父親在一旁看著,良久,嘆口氣把我拉走了。孩提時代的我倒也頗懂事,只是乖乖地跟著父親離開,從不敢像現在一些「小皇帝」那樣在商場里逼著父母買這買那,如果達不到目的就哭天喊地地胡攪蠻纏。

生產小隊(即現在的村民組)隊長的孫子有一輛玩具汽車,那時在同一個小隊里,這樣的玩具可算得上稀罕物。我和哥哥總喜歡到他家去玩,有時正好碰上他特別慷慨,就有機會借來玩一會兒。我和哥哥就他家的廊檐下,用鐮刀在地上畫一條「公路」,公路的兩端分別代表父親工作的城市和我們的家。我和哥哥輪流「駕駛」那輛玩具汽車往返于「城市」和「家」之間。輪到哥哥玩時,他突然離開了「公路」,在旁邊繞了一個大圈子,理由是「交通堵塞」,其實真正目的是想多玩一會兒。於是我也如法炮製。結果圈子越繞越大,玩具汽車開到了屋前場地上。小哥倆還為各自控制玩具汽車時間的長短爭執起來。隊長孫子看見可就不樂意了,他借口怕被我們弄壞,趕緊收回了玩具汽車的使用權。

我和哥哥眼巴巴地看著他把玩具汽車藏進房裡。沒辦法,只好到田裡抓青蛙、泥鰍之類的小動物玩了。結果自然又是弄得一身泥才回家。為此,小哥倆可沒少受母親的責罵。可是有啥辦法呢,童年的天性使我們對玩具垂涎三尺。母親罵歸罵,終究無法阻止我們對玩具的追求。

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哥哥和我先後走上社會,並分別成了父親。我發現自己對玩具依然是那樣喜愛,經常買一些小汽車之類的玩具放在案頭,有空就把玩一番。最近去杭州汽車東站的安琪兒玩具市場給剛滿18個月的女兒買玩具,看到琳琅滿目的玩具,我一口氣買了4輛玩具汽車,回家后妻子笑我是給自己買玩具:「女兒那麼小,會玩汽車?」我暗自尋思,倒真的被妻子說准了一大半:女兒把汽車抱在懷裡玩膩了往邊上一扔,我趕緊拿起來,一邊逗女兒,一邊就有滋有味地玩了起來了……

---
資料來源:我的玩具
如果內容有不適當或對出處有疑慮,請立即通知客服中心
繼續閱讀文章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