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成功不是因為可穿戴而是運動相機



早上一睜開眼就被“可穿戴運動相機開發商GoPro擬融資一億美元”的消息震撼到了,彷彿一夜之間可穿戴就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暴風雨後的藍天。但是轉身一想,兩年前還在Amazon上跟尼康、佳能、索尼競技的運動相機,怎麼頃刻之間就變成了“可穿戴”相機? 兩年之前,小編還沒先進到可懂“可穿戴”這個概念,只是在Amazon瀏覽尼康、佳能、GoPro、索尼運動相機的時候會納悶下:GoPro這相機怎麼那麼有個性?老外的愛好咋這麼特別?生活的方式咋這麼Geek?連他們形容拍照這個詞都用的“shoot”而不是我以為的take a photo。

GoPro跟可穿戴的微妙關係 到去年可穿戴概念突然火爆起來的時候,GoPro也開始頻頻出現在可穿戴“產品”這個範疇內,其實在我看來,GoPro會跟可穿戴聯繫起來,僅僅是因為它可以“戴在”我們身上或“別在”自行車上或摩托車上,且兩年前它就是這樣了————兩年前我們就把它“別在”自己身上,只是那時候我們沒意識到“可穿戴”這個概念。而它的功能,一直定位於“一款小型可攜帶固定式防水防震相機”,用戶則一直是衝浪、滑雪和摩托車這些極限運動愛好者。

“極限運動相機”的代名詞 其中防水防震是它俘獲大批Geek的殺手鐧, ​​防水這裡我們不多說,因為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這裡重點說說防震。 買佳能、尼康相機它最多會告訴你防抖,但“防震”可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在滑雪、空中摩托車、空中跳傘這些普通人眼裡的“危險運動”中,從高空急速降落,旁邊會有很大的干擾因素,有空氣摩擦、有重力、有阻力,普通相機能拍個大概就不錯了,但GoPro一直專注於此,專注於捕捉最極致的瞬間,並設置了各種各樣的拍攝支架,以致後來它成為了“極限運動相機”的代名詞,並在手機代替相機的殘酷時代,還能藉助它的獨特性活下來。 另外,有個重要的原因,國外這幾年由於風行的視頻分享運動,很多用戶都買了一個便攜式相機當工具,把他們的生活點滴上傳到YouTube或者Vine這樣的視頻App上。雖然近年來因為智能手機的流行,生活分享類相機開始走向萎靡,GoPro卻因為極限運動的不可替代性,在殘酷的相機市場活下來了。

 最後,上市消息中也顯示“2013年,GoPro的營收接近翻番,達到9.857億美元。該公司已實現盈利,2013年利潤為6060萬美元,或每股47美分。” 
到這裡,你應該會理解為什麼筆者要說它的成功跟可穿戴沒關係了,它是一家一直就賣地不錯的運動相機,甚至可以說只是“順風使舵”,借可穿戴之名把自己推向更多人的視野。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客服信箱